标题: 爱像没有存盘的游戏, 原创都市小说(6月24日更新第98章)
性别:男-离线 柳褴衫
(南天联合军匪首)

萧国公彰信军节度使

Rank: 16
柱国(正二品)
组别 节度使
级别 安南将军
好贴 1
功绩 1739
帖子 2823
精华 7 点
现金 42369 通宝
编号 34872
注册 2005-3-19
来自 楚-鄂君启节大道
家族 轩辕狼党


渐入佳境,加精。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2-13 23:0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75、并不寂寞
    我和青青手挽手走在人群里,时而在夜市里逛逛,时而在海边走走——这个有海的城市在夜晚也被分成了两部分,大坝里面是喧闹,大坝外面的沙滩则是宁静。

    渐渐的,夜深了,街上已不再喧闹,路上偶尔有人走过,三三两两的出租车静静停靠在路边,等着酒吧里醉酒的男人女人。我和青青在路边的长椅上坐下来,默默看着马路对面长椅上的身影,想象着在这个城市里深夜未归的人们,他们身上是不是都有一些辛酸或甜蜜的故事。我们用半天时间走遍了这个城市最热闹的地方,而现在这些地方都灯火冷落少有人影,只有路边摊还亮着孤单的灯光,热气腾腾的发散着温暖与耐心。

    坐了许久,头顶的路灯依然把昏黄的光洒在我们身上。尽管已经入夏,但这个城市的夜晚还是有些凉意,海风从不远处吹来,吹动着青青的长发。

    “走吧?”青青转过头来问我。

    我点头,站起来拉着青青的手,慢慢向旅馆走去——在之前的某个夜晚,我也曾这样慢慢走回旅馆,只是那时孤单一个,现在身边有了青青。在旅馆楼下经过酒吧时,我想老板娘一定还在里面调酒——那是一种寂寞的行为,而并不寂寞的我并没有进酒吧的想法。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2-13 23:1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76、调酒
    第二天,我难得睡得沉稳,青青起初还“颇有兴致”的“观察”熟睡的我,但到了十点多时,终于忍不住,把我拉起来,逼我去洗脸刷牙,然后陪她逛街。

    到了晚上,我疲惫的踱回旅馆,把自己抛到床上。经历了这残酷的一天,我充分体会到了陪女孩子逛街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我不喜欢逛街,以往拍拖也很抗拒逛街。

    实在看不出,青青那双看似风吹都会倒的纤细长腿居然有着老树藤般的韧劲,从衣服,化妆品到日用消费品,甚至玩具,她都是那样的饶有兴致,又看又试,流连忘返,这劲头就好像被关押了多年,闻到自由的空气后,大口大口贪婪的呼吸着那般。虽然这样形容一个女孩子的很正常很合理的爱好非常不雅,但是你必须得原谅我的文化修养。更加惭愧的是,当我看到她在不厌其烦的试着新上市的夏装时,我会忍不住产生这样的联想:好像一个爱吃红烧肉的大胖子,尽管吃的撑到喉咙口了,可是看着盘里的还是意犹未尽,真搞不懂她哪来的那么大的劲头。

    之后的几天,我们就把玻璃屋当成饭堂,把旅馆楼下的酒吧当成消遣的地方,每天很晚起床,在街上和海边闲逛,傍晚时还会去那个废弃的站台看戏。每晚在酒吧里,老板娘都会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们,给我们调一些说不出名字的鸡尾酒。她和青青有这个共同爱好,倒很投缘,青青有时候也会跑到吧台的另一侧去显显身手——她调的鸡尾酒倒还真的有人要呢,帮老板娘挣了一小笔,我则成了受益者,因为老板娘为了“答谢”,免了我们几晚的酒费。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2-13 23: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77、回家
    五天很快过去,我们该离开烟台了。离开之前的那天晚上,我们去酒吧跟老板娘告别,她穿着一件淡紫色的连衣裙,高挑妩媚,优雅的在吧台前调制了一杯如大海般湛蓝的玛格丽特,送给我和青青,让我们记得这海滨的城市。在中山时,青青曾经教过我喝这酒的方法,于是我行家般的跟老板娘要盐,她笑着说有了盐之后,除了口感更好外,还会带来真正的海水的感觉。

    后来,她还带我们去楼上那间特殊的“私人空间”,透过房间那弧形的玻璃天花板,可以看见清澈的星空,三个人就在这星空下静静的品着鸡尾酒,宛若相识多年的老朋友,天南地北的聊着,直到清晨。而到离开时,我才知道老板娘的名字,她有一个很风尘的名字——晨媚,我说回到中山会联系她,她笑着点头。

    在济南坐飞机回广州——坐车的时候我一直在睡觉,上了飞机后反倒精神了,一直拉着身边的青青说话,青青反倒进入了疲惫期,靠着我的肩膀有一声没一声的应着我。

    晚上才回到中山,出租车在博爱路、兴中道等熟悉的街道上行驶着,我透过车窗看着这熟悉的城市,忍不住又有些失落——这样就回来了,回到这个让我变得复杂的城市,在烟台,我是纯粹的游客,思想似乎也停顿了,一切都那么惬意,而回到中山,我要面对工作、面对生活。

    先把青青送回家,然后我也回到家中,看一下来电记录,看一看电子邮箱,这么多天来堆积了无数工作,足以让我在未来的一个月内焦头烂额。我开始坐在沙发上打电话、做记录,忙活了一个小时,列出一串长长的清单,工作项目背后是要求完成的时间。

    我叹了口气,把自己埋在软软的布沙发里面,看着玻璃门外阳台上因为多日没浇水而枯萎的植物,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睡去。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2-13 23:11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78、糟糕关系
    睡梦中似乎听到了手机的响声,但我没有理睬,到了下半夜我感觉到一丝凉意,便昏昏沉沉的走进卧室继续睡。迷迷糊糊到清晨,我的手机也响了好多次……

    早上起来,看了看手机,是雯琪的电话和短信——

    总计未接来电20个(最多只能存20个,所以搞不清到底打来了多少个),还有一串短信:“你跑哪里去了?”、“这么多天不理我”、“我在风云”、“我喝太多了,要晕了”、“我连车都找不到了”、“找到车但是没法开了”、“你要有良心的话就来救救我好不好?”……最后一个短信的时间是凌晨六点。

    我叹了口气,把手机扔在一边——这是我最害怕的情况,在一场无忧无虑的度假之后,一回到中山就要面对这么多事情,工作虽忙,却可以用时间去解决,而糟糕的感情却是无法面对的。

    我走到卫生间洗脸刷牙,然后用手动剃须刀刮起胡须来。这把剃须刀刮胡子不大管用,用来自杀估计却会效果奇佳,因为每回刮完胡子,我都会在自己的脸上发现纵横交错的血痕,但又丝毫没有痛感。一个糟糕的关系就像这刮胡刀——说实话,雯琪虽然时不时“骚扰”我,但并未让我有任何痛苦的感觉,不过我却觉得这关系糟透了。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2-22 22:5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79、苦干
    泡了杯咖啡,翻看着在楼下邮箱里躺了好多天的时尚杂志,权当精神食粮为主的早餐,然后我便投入工作,首先是对照着几张毫无品味的某产品广告平面设计稿写一篇文案。因为产品是女性用品而使我毫无感觉,憋了半天也憋不出几个字来,电脑的MP3播放器里传出本来舒缓却让我烦躁的音乐,我索性把电脑关掉,拿出久已不用的纸笔,埋头苦干起来。
   
    中午,青青叫我去吃饭,我以忙为理由拒绝了,继续呆在家里干活,在桌子上趴到两点多,总算熬出了一篇极尽吹嘘之能事的产品文案,东摘西抄之余还东拉西扯——能把卫生巾和兰博坚尼这样的名车扯到一起,让我佩服自己之余又痛骂自己堕落。

    拉上遮光极好的窗帘,尽管外面艳阳高照,卧室里却黯淡如夜。我躺在床上,一旁的音响里,音乐如泉水涌现——凄美、悲壮的苏格兰音乐,《Bleeding Wolves(血狼)》。我想我已经过了那种热血澎湃的年纪,却更能从表面的激昂中听到爱情的真相。

    睡了一阵,手机的响声又把我吵醒——那是雯琪,“我昨晚醉得好厉害,现在才醒。”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2-22 22: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80、上门

    我还是没有回复,可过了一阵,楼下大门的门铃响了,可视屏里出现的是保安。我拿起话筒,保安说:“有位小姐说要找您,但又不知道您住几栋几楼,所以我们现在还没有放她的车进来,车牌号是J18XX,红色车,您是否认识?”

    那是雯琪的车牌,我叹了口气,话筒那头的保安等待着我的答复,在可视屏里可以看到他虽然礼貌,但隐约有点不耐烦,估计是在小区门口被大小姐脾气的雯琪痛骂了一顿。我犹豫了一下,说“是我的朋友,让她进来吧。”

    过了一阵,门铃响了,我开了楼下的铁门,又顺手开了房门,听到高跟鞋的鞋跟与楼梯地面的触碰着,声音回旋着由远而近。雯琪喜欢穿那种鞋根极细的高跟鞋,而与地面接触的面积越小,受力则越大,声音也越清脆。雯琪就跟随着脚步声慢慢地出现在我眼前,她穿着一条款式极其简单的连衣裙,却更能看出身材的曼妙。

    “我把保安骂了一顿,然后跟他们说,有怨气就出在你身上好了。”

    我苦笑了一下,一侧身子,让她进来,然后把门关上。她转身抱住我,这举动对我来说猝不及防,我的思维也明显被身体的美妙触感拖住,几乎停顿,这让我并没有推开她。因为高跟鞋太高的缘故,她的高度已经与我相仿,唇间的热气吹在我的脖子上,在这初夏的下午却不让人燥热烦闷,反而舒畅了许多。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2-22 22:5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81、曲线

    “你跑到哪里去了?好久不理我了!”她幽幽说道。

    ——在烟台的那段时间,雯琪发过好多个短信给我,也打过几个电话,我都没有理睬,结果才回到中山第二天,就被她杀上门来了。

    “我去度假了,这段时间都不在中山。”

    “我也知道你不在中山啊,我来过这里很多次了,你们的保安多管闲事,说你这段时间都不在家。”

    “这是他们的职责嘛!”我随口说着。

    她依然抱着我,不过抱得更紧了些,说话时嘴唇有一下没一下的碰着我的耳垂,听我打官腔般的说什么“职责所在”,她马上撒娇般的回应说:“反正你一点都不在乎我,连保安都知道你出去了,可我竟然不知道,还要等保安告诉我。”

    我连忙解释说我托了保安帮我拿信箱里的报纸,否则,十天下来,我的信箱非爆炸不可。

    雯琪可不管这些,一个劲儿的撒着娇,在门口缠了我好久,我说了“给你倒杯水”、“去客厅坐一下吧”、“我电话好像在响”等一大串理由,她却仍未放开我。

    就这样在门口与她耳鬓厮磨着,我越来越不想抗拒了,站了好久,她先放开了我,说了声“累了”,便径自走进客厅,坐在沙发上,纤长的腿勾出美妙的曲线。
顶部
性别:男-离线 周瑜

栎阳侯谏议大夫

Rank: 16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征西将军
好贴 10
功绩 943
帖子 4662
精华 17 点
现金 2163 通宝
编号 1808
注册 2003-11-3
家族 瓦岗寨


发表于 2006-2-23 00:47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老兄,这可不是在珠海,是在自己家啊。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2-23 14:2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UOTE:
原帖由周瑜于2006-02-23, 0:47:38发表
老兄,这可不是在珠海,是在自己家啊。

是阿是啊
顶部
性别:男-离线 高木知之

Rank: 5Rank: 5
组别 士兵
级别 破虏将军
功绩 8
帖子 798
精华 0 点
现金 5505 通宝
编号 16376
注册 2004-8-26


发表于 2006-2-23 21:41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怎么不回答我陪女朋友出去了呢?难道还不承认和青青的关系?越来越看不明白这个男人的想法了,在美女面前就犯晕呀?如果真算是红颜知己,就应该能够把握分寸的。哎……情之一字看来又要伤害到不少人了。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新射手

Rank: 3Rank: 3Rank: 3
组别 士兵
级别 忠义校尉
功绩 4
帖子 268
精华 0 点
现金 8028 通宝
编号 25889
注册 2004-11-26


发表于 2006-2-25 11:15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UOTE:
原帖由高木知之于2006-02-23, 21:41:06发表
怎么不回答我陪女朋友出去了呢?难道还不承认和青青的关系?越来越看不明白这个男人的想法了,在美女面前就犯晕呀?如果真算是红颜知己,就应该能够把握分寸的。哎……情之一字看来又要伤害到不少人了。

如果实话说以后就没戏了,大头兄加油啊......等看发展!
顶部
性别:女-离线 红泪

Rank: 2Rank: 2
组别 百姓
级别 破贼校尉
功绩 1
帖子 75
精华 0 点
现金 9 通宝
编号 58684
注册 2006-1-30


发表于 2006-2-26 16:33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先顶再看,楼主要写下去奥
我还等着看呢

加油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4-6 11:1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好久没更新啦,来啦来啦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4-6 11:1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82、狼狈
    我倒了杯水给她,然后坐在离她两米远的另一张沙发的扶手上,刚才的感觉让我意犹未尽之外,还免不了有些惴惴不安,于是刻意离她远一些。她看看我,微笑着,还带了一丝揶揄的意味,轻声说:“你怕我吗?离那么远!”
   
    我没有回答,转头看了看落地大钟,时间是4点30分。
  
    “怎么了?难道女朋友要下班了?”

    我连忙摇头——事实上我也没说谎,一来青青没这么早下班,二来青青也没打电话告诉我她要过来。

    可这时,门铃响了,我走过去一看,是青青!

    雯琪也在可视屏里看到了青青,冲我笑着说:“真的是女朋友啊?”

    “你现在走好不好?”我问雯琪。

    “不好”,雯琪摇了摇头,“我要把你女朋友赶走。”

    我简直无话可说,哭笑不得,开了楼下的铁门,又打开家门,等着青青上来,脑子里一片混乱,不知如何是好——总不能把雯琪打晕藏进衣柜吧?那是电影里才有的情节,现实中需要对方的配合,雯琪不听我的,我只能等待青青上来和她见面。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4-6 11:1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83、见面

    青青很快便走上楼来,看到站在门口的我时,笑着说:“今天提前下班,过来看看你有没有干坏事!”

    我无奈之下,只能摆出一副苦瓜脸,说道:“平时是没干坏事的,今天也没干,但刚好被你赶上了,没干也说不清。”

    “什么意思?”青青含着笑看着我,诧异于我的古怪。

    我侧身让她进来,然后她就看到了站在客厅里的雯琪——两个长腿美女的对视让我想起了某部卡通片,旁边应该还有一个流着口水、两眼放光的“色男”形象,但现在的我“色”不起来,只能像条苦瓜一样站在一边等待悲惨命运的到来。在这种场合下,心里有鬼的我不想也不能做任何掩饰,唯一能做的就是问雯琪可否离开,但她已经回答了“不”,我只有放弃任何抵抗。

    青青愣了一下,雯琪却笑着做起了自我介绍,然后问青青是不是我女朋友。

    青青点了头,雯琪却在摇头,然后她们的对话我听不清了,只觉得脸上发烧,脑里一片空白,只听到雯琪最后说:“你如果真的相信他,那你会后悔的。”说完她就开门走了。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4-6 11: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84、不见棺材不落泪

    我还没回过神来,青青走到我面前,说:“在外人面前,我会说我相信你,但现在只有我们两个人,我会告诉你我不相信你。”

    我没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青青也转身离去,在临出门的时候,她转头跟我说:“不过,我还很庆幸,你没有摆出一副很坦然的样子,没有为自己辩白,你越是心里有愧,我受到的伤害就越轻。”

    说完这句话,她便走了,门“砰”一声关上,我望着厚重的门板,不知所措。

    过了几分钟,我收到了雯琪的短信——“高尔夫已经开走了,我的赛纳还在,可以让我上来吗?”

    我随手拨通了雯琪的电话,在她接电话的那一刻狠狠地骂了一句脏话,然后关机。

    我把自己丢在沙发上,打开电视,手里的遥控器拼命转着台,心乱如麻——其实早在与雯琪的一切发生那天,我就应该预想到现在的情形,可每个男人都有可鄙的侥幸心理,不见棺材不落泪。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4-6 11:2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85、被动

    呆坐了很久,天色渐渐暗下来,邻居在炒菜,放学的孩子在追逐打闹,楼上那毫无天赋的女中学生也开始每天例行公事的弹钢琴,安静的小区开始热闹起来,也把我拉回到现实中。我随便换了件衣服,便出了家门。

    走到楼下才发现忘了带车钥匙,也懒得上楼去拿,干脆慢慢走出小区。没走多远便到了逸仙湖公园,路边有个巴士站,便站在站台上并无目的的等待着。天色已经黑了下来,旁边一个少年嘴里哼着歌,手中的烟忽明忽暗,周围的空气里弥漫着清冽的烟草味;一个女孩在不安的等待;一个男人用胳膊夹着公文包,双手插在口袋里。宽阔的马路上空,昏黄的灯光里塞满了灰尘。

    记得多年前,还是学生的我在另外一个城市回到中山时,也曾在这样的时间站在马路上等车,可苦候却没有结果,后来才知道,那一路车的最后一班是傍晚六点半,无奈,我只好步行回家。那时,路上人挺多,我背着大大的背囊在人群中穿行,饥肠辘辘,却甜蜜的幻想会否有一次曼妙的邂逅。数年后,我邂逅了青青,甚至想守候着她,却因为一个错而把她丢失——我羞于去找青青,也固执的认为自己所犯的是无可挽回的错,与当初主动和青青搭讪不同,面对感情,我总是被动的。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4-25 21:33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86、第一间西餐厅
   
    几辆公交车停下又走了,我依然站在站台上,毫无目的。不知过了多久,一辆出租车停在我面前,司机讨好般的招呼我:“去哪里?坐车吗?”

    我上了车,然后在光明路的一个据说是中山最老的西餐厅门口下车,前后时间不超过两分钟,司机诧异的看着我,我想他心里一定会期望这个城市里多一些我这样的失魂落魄者吧。

    这间西餐厅不远处是大大的市场,马路对面是牌子古老的供销社、杂货店,还有许多海味店,空气里有淡淡的咸腥味道。我推开门走进餐厅,并不冷清,装修有些旧,看得出多年前的痕迹,诧异的是除了一对中年男女外,其它都是学生打扮的少年——在某间餐厅怀念多年前的故事,那只是电影里的镜头,在现实中,没有怀旧,只有价格作祟,我在读书时也经常光顾十几块钱的猪扒牛扒,现在却早已道貌岸然的羞于来这样的地方。

    服务员不乏热情,我静静坐下,翻看着旧得有点泛黄的餐牌,刹那间失去了食欲。随便点了杯咖啡,并嘱咐服务员拿一小碟盐来。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4-25 21:34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87、放盐

    ——青青喝咖啡放盐。

    她曾说,盐的味道很“真”。记得她说这话时,我们在一间玻璃包房里坐着,服务员肃然站在门外,玻璃的相隔让一切变得静寂,我望着她,昏黄的灯光下,她用小勺搅动咖啡,动作从容优雅。盐粒旋转着溶解,看上去很象一幅油画。

   后来,我伸手帮她掠开额上遮住眼睛的发丝,然后拿起盐瓶往自己的杯里抖了抖。开始时,觉得这种有个性的口味颇为奇怪,但后来,我已经习惯了喝咸咖啡。

    戒不掉了,就象戒不掉她。

    坐在这间颇有些破旧的西餐厅里喝着一杯咸咖啡,过去的岁月如发黄的旧相片一样,一幅幅在脑海里闪过,点点滴滴的过往在咖啡的作用下一点点挥发出来——在这一点上,咖啡竟然与酒共通。

    就这样把青青丢失,似乎失去守候信念的天空,变得那么黯淡无光。心仿似被掏空一样,不知该拿什么来填补。情绪散开在空气中,一点点消失在尽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4-25 21:3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88、哲理

     过了好久,我丢下十二大元,走出餐厅。

    不知道去哪里好,好在离家很近,走路也就不到十分钟,便慢慢的踱回家去。

    家里一团漆黑,我开了台灯、音响和电脑,百无聊赖中,上了QQ聊天。QQ上没多少人,只有几个老同学,打了招呼便没多少话说,只有一个开始对我发牢骚——当年班上的一个胆小女生,如今是公务员,工作沉闷单调。她说很烦闷,感情问题。

    在这样的夜晚,桌前有暧昧的灯光,耳边有舒缓的萨克斯,我宁愿她是伤心的——因为我有个不良嗜好,就是收藏女人的伤心故事。但在我收藏的故事中,细节多半一样,让我感慨人生的单调无趣。

    我一边看她发过来的文字,一边猜测她接下来的情节发展,结果基本一致。后来,我说如果我们的人生能像咖啡一样该有多好,她发过来大大的问号。我知道她的疑问,她不喜欢咖啡的苦,她更不希望人生是苦的。于是我解释,咖啡苦了,我们可以拼命地加糖。可是人生不行,我们的人生不能只加糖。
   
    她说很有哲理,我心里说“只有你们这种没深度的女人才会为了这样的话陶醉不已”,当然没有明说——其实我向来对刘墉之流的所谓哲理文字嗤之以鼻,可能是我从小就厌恶大道理的缘故,情愿自己毫无思想。
顶部
性别:女-离线 冰祁步

长平郡主
鸿胪少卿
荆湖路经略使
★★

Rank: 24Rank: 24Rank: 24
柱国(正二品)
组别 佩剑公主
级别 卫将军
好贴 3
功绩 2717
帖子 6735
精华 7 点
现金 11 通宝
编号 121
注册 2004-9-25
家族 司徒实业


发表于 2006-4-25 22:4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大头终于回现代文艺填坑啦
支持一下

怎么感觉后来的段落都那么短了呢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4-27 18:1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QUOTE:
原帖由 冰祁步 于 2006-4-25 22:42 发表
大头终于回现代文艺填坑啦
支持一下

怎么感觉后来的段落都那么短了呢

报纸连载嘛,篇幅不是我定的哦,哈哈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6-4 22:25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89、失去

    聊着聊着,她便说要去睡觉了,明天还要一早爬起来上班,然后免不了说几句羡慕我的话,仿似我不用爬起来打卡上班,就成了全世界最幸福的人——这世界上从来就没有满足的人,贪念永远在每个人心里作祟,与雯琪的事情就是这样,说到底无非是欲望作祟,但这种事情永远都是得不偿失,青青对我来说有多重要,到现在我才能真的体会到。

    失去拥有已久的东西,也许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一眨眼,也许便天翻地覆。记得我大学时总是很有优越感的鄙视身边那群只知道打牌的同学,然后自己努力着,仅仅靠写稿便能换取每个月近万元的收入,对于学生来说,那是个天文数字。到了毕业时,我冷眼看着他们去找工作,为了月薪一千元的工作你争我夺,然后每个月拿着十几张百元钞票沉沦着度日。而我自己,有了大把的闲暇,不用如学生时代般,在自己租的小房间里一边吹着破旧的风扇一边赶稿,烦躁和忙碌都没有了,但取而代之的是什么?麻木和颓废?或许是的。

    失去一样东西是那么的简单。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6-4 22:2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90、回来

    突然门铃响了,我的直觉告诉我,是青青,只是,她为何会回来?

    我开了门,是青青。“我过来看看”,青青淡淡地说,仿若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点点头。

    “你在家里干吗呢?”她问。

    “没什么,无聊,上网。”

    “吃饭了吗?”

    我摇摇头,她说了句“我去做点东西给你吃吧。”说完便进了厨房。

    我忽然感觉到一些不妙的兆头,青青的悄然回来,平静的反应都让我感觉到她在迅速的远离我,我愣愣的在客厅里站了一阵,心情低沉的走回书房。

    青青炒了两个菜,端到饭厅,我害怕饭厅的静寂,又把菜端到了客厅,开了电视,让房间里有些声音。青青静静地坐在我身边看着电视,等我吃完了便去洗碗筷。气氛在我看来压抑的可怕,似乎有些东西在迅速的流逝,我却握不住。

    之后,我和青青静静地看着电视,我心不在焉的转着台,青青不知何时开始依偎着我,紧紧的。

    后来,青青说今晚不走了,我却更害怕,不好的预感愈发强烈,我们都没提起白天的事情,房间里只有电视的声音。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6-4 22:28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91、夜晚
   
    12点多,我说“去睡吧”,她点头。躺在床上,我怀疑着白天发生的一切,青青很安静,我觉得她正在等待着什么,于是我选择了装睡,脑子里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却努力着让呼吸平静。

    果然,不知过了多久,青青偷偷爬了起来。我依然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却能感觉到她在这个房间里的一举一动。她缓缓拧亮床边小桌子的台灯,又把台灯压得很低。她在纸上“沙沙”的写字,时不时吸一下鼻子。她坐在椅子上总是很不安分,会把椅子弄出各种轻微的声响,今晚也不例外。夜很深,小区里十分安静,我听到她的指甲划过桌面的声音,甚至还能听到她下意识玩弄头发的声音,听到她咬嘴唇眨眼睛的声音。

    偶尔也会有极安静的片刻,一定是她正转过头来看我。

    尽管闭着眼睛,又背对着她,我却觉得自己分明看见她凝视我的眼神。一动不动的我,心忽然抽痛起来。是我犯了错,这个错像一道墙,我们可以在墙的两边感受到对方,却无法穿墙而过。我相信,只有和我在一起,青青才会有真正的快乐,而看到她快乐,我才能快乐起来。可现在,我却羞于面对她。

    她忽然又静了下来,我调匀呼吸,感觉到她坐在床边。她看着我,我可以清晰听到她在我耳边不均匀的呼吸。我依旧安静,心如死灰——青青要离开了,我却要装作不知道。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6-4 22:29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92、勇气

    她的手伸到我脸上方,我猜那纤细的手指的落点会是我的头发。但半晌后,竟然什么也没落下来,只是隐约听到一声叹息。

    然后,她又轻轻坐回到椅子上,继续写着,发出“沙沙”的声音。

    大约过了半小时吧,她写完了信,我听到她在折信笺,然后把信放在台灯下压好,台灯和桌子产生了轻微的触碰声。

    趁她放信的时间,我翻了个身,调整了一下姿势。

    她走过来,从床边的小桌子拿起了一些东西,我不知道是什么,但随即听到了类似硬纸片摩擦的声音,我突然知道——她拿起的是我的钱包,里面被抽出来的东西是我们的合影,唯一的一张。我的心似乎在抽搐。

    她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我。我不安的动了一下。装睡真是一种煎熬。

    于是,我故意动了动,握住了她的手。她颤抖了一下,试探着我的反应,手指的摩挲温柔而恬静。我突然好想坐起来,告诉她我心里的话,一个和她有关的梦想,也告诉她我的失望和疲惫,告诉她所有的忧愁,告诉她我多么需要她留在身边。但我没这个勇气——做错事情的人是我。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6-4 22:30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93、装睡

    就这样装着睡,牵着她的手,许久之后,一夜没睡的她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我想,她要走了。

    但是,她却紧紧地握住我的手,我稍微动了动,她马上松开,怕我醒来。我想象得到她的眼神,想象得到她欲走还留的神态,绝望却要将自己淹没。

    我努力压抑着,突然希望天快些亮。
 
    轻轻地,听到青青的一声啜泣。我开始暗骂自己是混蛋,心爱的人在和我告别,我却躺在床上装睡。我真的是混蛋。
 
    可我仍然静静的躺着,一动不动。
 
    后来,我听到青青开门的声音,她走了。

    我一骨碌爬起来,坐在冰凉的窗台上,在窗帘的缝隙里等待青青出现在楼下。

    青青的信里说,我是个霸道的人。对,我一直很霸道,总是希望她召之即来,不允许她在我需要时离开。我也说过不要她受到任何伤害,可伤她最深的总是我。

    我拿什么爱她。自私吗?出轨吗?

    她说她喜欢我思考时的神情,专注而茫然,像极了一个不爱说话却又迷路了的孩子。而在其它时候,我却喜欢咄咄逼人。惟有面对爱人,我才安静。

    这句话一击即中——她总能看到我的内心。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大头笨笨

鲁郡公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20
功绩 800
帖子 2714
精华 16 点
现金 13321 通宝
编号 46175
注册 2005-8-21
家族 泡泡营


发表于 2006-6-4 22:36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填坑了,其实写了好多,但散落各处,这里的更新速度远远比不上平媒的连载速度,晕倒咯。
顶部
性别:女-离线 莫邪

Rank: 4
组别 女官
级别 仁勇校尉
好贴 4
功绩 22
帖子 160
精华 0 点
现金 8043 通宝
编号 70071
注册 2006-5-26
来自 广州


发表于 2006-6-7 10:51 资料 主页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不看,嘿嘿,等师傅你出书了俺们再拿着书躺床上慢慢看,这样吊着看可是会辛苦个半S滴。。。。。


顶部

正在浏览此帖的会员 - 共 1 人在线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5-27 02:35
苏ICP备11088966号 轩辕春秋 2003-2015 www.xycq.net

Powered by Discuz! 5.0.0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1.09200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轩辕春秋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