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沈兼士,不能忘却的百年国士, “纪念沈兼士先生诞辰120周年
性别:未知-离线 yili

Rank: 2Rank: 2
组别 百姓
级别 奋威校尉
功绩 1
帖子 142
精华 0 点
现金 1078 通宝
编号 409745
注册 2011-1-11


发表于 2016-5-25 06:45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沈兼士,不能忘却的百年国士

沈兼士,不能忘却的百年国士
–----“纪念沈兼士先生诞辰120周年
◎ 王   涛http://snwh.aku.edu.cn/content.j ... 8&wbtreeid=1024

今年7月31日,是中国近现代杰出的语言文字学大师、文献档案学家和卓越的教育家沈兼士先生诞辰120周年纪念日。
由安康学院和汉阴县委、县政府发起并承办、北京大学和故宫博物院主办的纪念沈兼士先生诞辰120周年暨第二届“三沈”学术研讨会,将于今年9月10日至12日在安康市举办。
今年7月11日,北京大学新闻发言人、北大党委常委、宣传部部长赵为民教授在德斋向安康学院党委书记杨涛和笔者等人介绍:“中央文史馆馆长、北京大学国学研究院院长袁行霈先生已代表北大为汉阴三沈(沈士远、沈尹默、沈兼士兄弟三人)纪念馆书赠‘嘉惠学林’题辞。沈兼士先生兄弟三人不仅是汉阴和安康的骄傲,也是北京大学的骄傲,我们理应很好的纪念他们。”
在汉阴三沈纪念馆开馆庆典时,北京大学校委会副主任、原中文系主任闵开德教授代表北京大学致辞指出:“‘以一个大学来转移一个时代学术或社会的风气,进而影响到整个国家的青年思想,恐怕要算蔡孑民时代的北京大学。’而沈士远、沈尹默、沈兼士正是在那个时候追随蔡元培校长从事中国教育与社会的革新运动,并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今天,我们纪念‘三沈’,不仅为北大,不仅为人杰地灵的陕南汉阴,更为中华文化史上‘一门三杰’的奇观,更为弘扬三位先生坚持正义、弘扬学术、不畏强权、爱国进步的崇高精神,而这些也正是北大的魂!”
北京大学现任中文系主任温儒敏教授评价说:“作为北大的一代名师,沈兼士先生所提倡的各方面的学术研究工作对后来学术界的影响极大,他在近现代学术发展史上的功绩是不可忽略的。”他郑重提出,北京大学中文系将组织专家组,今秋赴安康参加纪念沈兼士先生的研讨会。
国家文化部副部长、故宫博物院郑欣淼院长2005年曾专程前往汉阴三沈纪念馆参观考察。不久前,他在与新华社国内部主任万武义和汉阴县委书记邵向农交谈时指出:“‘三沈’都与故宫有很深渊源,沈兼士先生更是故宫博物院元老级功臣。我们不仅有在汉阴和安康开研讨会纪念他们的必要,年内还要在北京举办专门的纪念活动。”
沈兼士,一位已去世整整60年的学者,何以引起后世的如此眷念?
让我们翻开一页尘封的历史吧。
1867年(清同治5年),祖籍浙江吴兴的沈兼士祖父沈拣泉随陕甘总督左宗棠到陕西任汉中府定远厅(今镇巴县)同知,将家室安于汉阴。其父亲沈祖颐先后两度(1882年-1883年、1891年-1892年)任兴安府汉阴厅(今安康市汉阴县)抚民通判等职。1887年农历6月11日沈兼士在汉阴出生。家学的渊源使其自幼即受良好的国学熏陶,陕南的青山秀水和温馨融洽的手足情谊伴随其度过了美好的青少年时光。1905年,沈兼士与胞兄沈尹默自费赴日本留学。他师从章太炎学习文字、音韵,并加入同盟会,毕业于日本东京物理专科学校。1911年归国后次年至北京,与次兄尹默、长兄士远先后同任北京大学、辅仁大学等高校国文教授,皆俱盛名,时称“三沈”。
据《北京大学史料》《北京辅仁大学校史》和《辞海》等记载,沈兼士从1912年起历任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厦门大学等高校国文教授,为中国新诗开拓者之一。1921年被蔡元培校长聘为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主任,后任北京大学文学院院长。1927年参与创办辅仁大学,曾任辅仁大学文学院院长、代理校长、文科研究所主任兼国文系教授等职。
已故著名语言学家、北京大学中文系名师周祖谟教授是沈兼士先生的受业弟子,曾在沈兼士先生诞辰百年后撰文回忆:“先生身材既高,风神潇洒。从1912年起就在北京各大学授课,他不仅对中国的历史文化和学术有深刻的理解,而且思想开阔,对西方的科学文化的发展也非常重视。在学术上他不是一位抱残守缺的学者,而是博识古今中外的通人。”
作为中国近现代语言文字学大师,沈兼士“不仅有高人一筹的治学方法和才能,在学术上又有开风气之先的魄力”。“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当“废除汉字”的呼声震耳欲聋时,他仍清醒而科学地、系统地、深入地沉潜于汉语言文字的研究,在训诂、文字、音韵、档案学等领域独有所识,建树颇丰。他倡导并坚持运用形音义三者来研究语言文字学,是许慎之后1800年来“第一个从文字发展的角度来研究汉字而提出新见解的学者”(刘又辛《沈兼士先生文字训诂研究述评》)。他考查研究当时发掘出土的殷商钟鼎上的“图形”后,首创汉字起源于“文字画”和“初期意符字”等学说,逐渐为后世更多的材料所证实。在任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主任期间,他作了多方面的学术发展计划。如,成立编辑室,成立清内阁大库档案会,成立考古学研究室以及风俗调查会,成立歌谣研究会,并且注意到国内各地的方言和少数民族语言的调查工作。所作所为,不仅开风气之先,而且终成蔚为大观之学术流派。
值得一提的是,1921年沈兼士得知清代内阁大库档案被时人视为无用之物已售于纸商制作还魂纸用后,立即争取教育部支持,将残存的1506麻袋大库档案划归北京大学,并主持成立档案整理委员会进行整理,开高等学府整理清代档案风气之先。1925年后,沈兼士兼任初创的故宫博物院常务理事、文献馆馆长等职,经多年的努力,才把馆内久经堆积、次序凌乱的大量清代档案整理就绪,引起近世学者对于基本史料如档案一类的重视和应用。蔡元培先生称赞他说:“有功史学,夫岂浅鲜!”
沈兼士先生保护民族文化的功德又何止于此。中国数千年文化的集大成之作———《四库全书》,是瑕不掩瑜的领袖东方文明的典范,是与长城、大运河一样为世界所瞩目的中国古代三项伟大工程。文溯阁《四库全书》是我国现存的《四库全书》三部半中的一部,原保存在沈阳故宫。1922年,已退位的清室废帝傅仪曾以经济困难为由,打算把被袁世凯1914年调运至故宫保和殿的《四库全书》盗售给日本,且议定售价120万元。此事被沈兼士先生获悉后,他立即致函民国教育部竭力反对。消息既出,全国震惊。迫于巨大的舆论压力,清室盗售国宝的阴谋遂未得逞。抗日战争胜利后,被日本人掌控的《续修四库全书总目提要》及有关图书档案,全部由中方代表沈兼士正式接收。国之瑰宝未流落异邦,沈兼士功高至伟。
1927年,瑞典人斯文赫定组织所谓“中亚探险(远征)队”,欲前往新疆、甘肃等地考察,沈兼士得悉后,为防其肆意掠取我国历史文物,便以北京大学研究所国学门名义召集北京各学术团体讨论此事,旋即致函外交部呼吁停发其护照,又致函沿途各省阻止调查进行,迫使斯文赫定亲到北京大学造访沈兼士,答应以不侵犯中国主权、采集文物在中国保存等为前提,组织中瑞联合考察团前往考察。此事对我国考古学发展和保护西部文物影响深远。
沈兼士以无人能匹的文字学、训诂学成就独步20世纪中国汉语学界。“最卓越之训诂学家,一人而已。”这是向以不轻许人自期的现代著名古文字学家唐兰在《中国文字学》中对沈兼士下的定语。当代著名语言学家许嘉璐先生在《章太炎、沈兼士二氏语源学之比较》中指出:“沈兼士先生之于汉语语源学,贡献殊多。其于后学不啻为开路先驱,亦犹建筑物之兴建,先生所为乃其设计图。时过五十余载,今之学者,非特未能逾其矩矱,恐先生构想之精髓、众多细部之所以然,尚需后学反复体味追步焉。”并说“兼士先生之语源学之所以复有蓝缕之功,至今无出其右者,乃得力于历史比较语源学。然则今日之语学,不可拒今日之西学,亦不可弃传统如敝屣,固当融合二者以拓新境,其理至明。”
早在一九一五年,兼土先生在北京大学任教时曾编过《文字形义学》讲义,对于研究文字形义学的目的、方法等都有独到的见解,影响很深远,至今仍有参考价值。他说:研究文字形义学有三种目的:(1)“为了研究中国古代哲学、文化等书,不能不通文字行义学;”(2)“为了研究中国考古学、历史学,不能不通文字行义学;”(3)“为了研究中国国语、文法等学,不能不通文字形义学。”这门课被列为大学文科一年级的必修课、基础课,派教授来教。兼土先生自己就多年教这门课,收到很好的效果。从1933年开始,沈兼士先生苦心孤诣主编《广韵声系》,历时十余载完成这部“中古文字之总汇”、“实为承前启后之中心字典”。在其自序中云“其形声字,比之《说文》,多逾三倍,其语汇亦较《说文》、《玉篇》为完备”。新中国成立后,在整理和简化汉字等文字改革工作中,《广韵声系》起到了十分重要的参考作用。沈兼士的代表论文《右文说在训诂学上之沿革及其推阐》,鲁迅先生曾高度评价;而其代表汉语字族学研究最高成就的《“鬼”字原始意义之试探》,被国学大家陈寅恪推崇备至:“依照今日训诂学之标准,凡解释一字是作一部文化史。中国近日著作能适合此定义者……唯此文足以当之无愧也”。
爱国忧民,以天下为己任,几千年来中国知识分子的传统美德在沈兼士先生身上体现得尤为鲜明。北师大中文系名师葛信益教授曾是沈兼士先生得力助教,据他回忆:“七·七”事变北平沦陷后的第二天,沈兼士就不再去他兼任馆长的故宫博物院文献馆工作了。当时敌伪在北平主持文教的周养庵派人请沈先生出来仍主持文献馆的工作,被兼士先生拍案拒之门外,并说:“我饿死也不给日本人工作。”他虽自家异常窘迫,仍想方设法接济同人和学生。他以顾炎武“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名言号召沦陷区文教界人士参加抗战活动,与辅仁大学同人英千里等教授秘密组织“炎社”(后改为“华北文教协会”),以不屈服不合作的态度对付敌伪,协助流亡青年到后方参加抗日。
沈兼士的四个女儿曾著文回忆:“由于先父性刚烈,每谈国事,不顾场合,必痛詈敌伪而后快,以此深为敌伪所忌。特务跟踪之外,又在辅仁国文系派了几名日本特务,以监视先父言行。这些日本特务,有的剃光头,穿长袍,考入学校时用的是中国人的姓名,每人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只是后来才渐渐被人知道他们是日本人。毕业时,国文系毕业生宴请全系教师。这几个日本学生鱼贯地向教师们逐一敬酒,惟独不敬先父。先父回家说:‘敌我分明,好得很。这也算是我们教书的一项成绩吧,至少教会他们先别敌我再论师生嘛!’”
兼士先生在北平沦陷时期曾发表的不少文章,文末落款注明成稿时间和地点时往往有“打鬼节”、“除日”、“抗志斋”等字,表示出鲜明的爱憎立场。他这种有胆有识,不畏强暴的民族气节,深为当时学术界人士所敬佩。他也成为日伪在平津逮捕人的黑名单上的第一人。经同人反复劝说,他才于1942年12月16日微服潜出北平,辗转西安赴重庆。
1943年困居西安时,沈兼士开始蓄须明志,放言沦陷区一日不光复,自己一日不剃须。当年冬月,曾被胡宗南同邀林语堂至潼关阅兵,归途同登西岳华山。他向曾同校执教的林语堂介绍,北大沙滩红楼已成日本宪兵队总部,北平青年学生常被捉来关在里面,夜半遭严刑拷打之声让比邻而居的他惨不忍闻,学校操场尽是学生累累白骨,而住在红楼的所谓北大校长周作人竟装痴作聋,熟视无睹。说到此时,兼士悲愤填膺竟泪流满面。
当晚宿华山北峰时,因道士出纸索书,诗书堪称双绝的兼士先生曾题一绝:
观兵破晓出潼关,揽胜来朝入华山。
眼前多少兴亡事,化作云烟任往返。
当时自北平来西安的流亡学生众多,沈兼士竭尽周济救助之能事。忠贞正直的他不仅坚辞了国民党组织部特任他西安党训班代主任之职,也以“礼乐非吾好,干戈未定时”之词谢绝了教育部礼乐馆馆长的隆聘。面对山河破碎,人民涂炭,故园难返,亲人难逢,他悲愤于心,抒发于外,留下许多苍郁铿锵之作。如《长安客舍元夜》(甲申二月):
乱里笙歌杂楚辛,酒颜红颊白头新。
遥知灯火阑珊处,更有伤离念远人。
陕南汉阴是沈兼士先生兄姊诞生成长之地。1944年季春,沈兼士先生途径陕南入蜀。虽是战乱流离,目睹熟悉的山水,遥忆当年无忧无虑在陕南度过的年少时光,颇有“少小离家老大回”之感。其时信笔所写之诗并序幸得葛信益先生搜集得以流传至今:(序云)童年随宦汉中,山城花事极盛,与诸兄姊家塾放学,颇饶嬉春之乐。夏浅春深,徜徉绿荫庭院,尤爱听鸠妇呼雨之声。丧乱之余,旧游重记,偶闻鸣鸠,不胜逝水之感。(诗云)
漠漠轻阴欲雨天,海棠开罢柳吹绵。
鸣鸠有意惊春梦,唤起童心五十年。
沈兼士入蜀后在重庆中央大学师范学院任名誉教授。所写诗文中多慷慨之辞,如“谌揖山挽词”末两句云;“他时讨虏成功日,寄语贤郎告祭筵”。又“九日用少陵韵"一首末两句云:“引领官军收蓟北,放歌燕市荡胡尘。”1945年抗战胜利后,沈兼士被任命为教育部平津区教育复员辅导委员会主任委员,负责接收平津敌伪文化教育机构。他一面做着紧张的甄别接收工作,一面为民族振兴计,极力主张工业救国,呼吁奔走并创办了国立北平高级工业职业学校。1946年夏接收事毕后,复任教辅仁大学、北京大学等校。正当沈兼士先生准备为民族和教育的新生竭忠尽智时,竟因突发脑溢血于1947年8月2日病逝于北平,而其家道清贫竟至无资安葬。在他的追悼会上,金息侯先生亲笔撰写的挽联是:“三月纪谈心,君真兼士,我岂别士;八年从抗战,地下辅仁,天上成仁。”其国士风骨跃然纸上。
为感念先贤“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道,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汉阴县委、县政府在北京大学和故宫博物院及中、省、市有关部门支持下,积极兴建汉阴三沈纪念馆等系列文化工程,启功、季羡林、杨仁恺、张充和、陈玉龙和霍松林等一大批国内外著名专家学者给予充分肯定和大力支持。提议隆重纪念并开会研讨沈兼士先生昆仲学术及精神的安康学院中文系主任戴承元副教授感言:“‘三沈’的学品、师品、人品足令后学景仰!为使我院教师特别是文科教师确立学术研究和教书育人的榜样,为引导家乡后学特别是莘莘学子确立成材报国的坐标和榜样,我们必须追随从自己眼前走远的大师的风骨。”
今天,养育了一代骄人国士的安康这片热土上的人民,在自觉呵护优秀传统文化精华的同时,正自觉抗拒着天地赋予他们的山地意识,他们已经在固守和纳新中意气风发地构筑新的文化筋骨和生生血脉。作为中华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作为立足秦巴大地的安康学院,正在传承先贤的精神风骨,并以放眼世界的胸怀,全力重振汉水文化重镇的雄风,打造推动秦巴山区腾飞的引擎。
而这,正是我们祭奠百年国士英灵时,兼士先生所含笑期待的。

2007年7月25日—29日02时于汉阴陋室
(作者单位:汉阴县委宣传部)  

注:近年在筹建三沈纪念馆和搜集整理有关“三沈”文献资料中,深感“三沈”如泰山北斗,尹默和兼士二位先生更是学界泰斗,令人仰止。笔者查寻拜读有关文献史料,茫然如观浩瀚星空。自觉不如学前幼童,几年不敢落笔为文。然纪念兼士先生诞辰一百二十周年在即,时不我待。虽忐忑难安,仍不揣浅陋,海边拾贝,管窥蠡测。如从未学画者,受命为大师画像,不啻贻笑大方,更加自惭形秽。今将夜以继昼拙文,求教方家指正。如有赐教,先贤欣慰,笔者幸甚!


顶部

正在浏览此帖的会员 - 共 1 人在线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0-1-19 22:49
苏ICP备11088966号 轩辕春秋 2003-2015 www.xycq.net

Powered by Discuz! 5.0.0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1.092002 second(s), 8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轩辕春秋 - Archiver - W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