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 名高天下,自当辨襄阳南阳, 附一则
性别:未知-离线 歌痕

Rank: 3Rank: 3Rank: 3
组别 校尉
级别 在野武将
好贴 2
功绩 10
帖子 19
精华 0 点
现金 7269 通宝
编号 17762
注册 2004-9-16


发表于 2006-3-14 20:10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名高天下,自当辨襄阳南阳

名高天下,自当辨襄阳南阳--诸葛亮“躬耕地”揭密
    诸葛亮(181-234年)是妇孺皆知的大名人,“两汉以来无双士,三代而后第一人”是古人对他的确评,“三顾草庐”是众所周知的史实,“鱼水三顾合,风云四海生”,这是一段可以流芳千古的传奇。然而三顾地在何处?是在当今的湖北襄樊(当时称襄阳)隆中,还是在河南南阳(当时称宛)卧龙岗?从有晋以来一直争吵了一千多年,如治乱丝,如理乱麻,却始终没有一个清晰的答案。为了息争,清代湖北籍的南阳知府顾嘉蘅在南阳武侯祠题写了“心在朝廷,原无论先主后主;名高天下,何必辨襄阳南阳”的对联,但这种“和稀泥”的态度于事无补,争吵从未断绝过。直到今天,既为了“还实于史”,也为了各自的地方利益,襄阳和南阳的争吵有愈演愈烈之势。“襄阳说”认为隆中有诸葛故居是有多处史料为证的无可争辩的事实,诸葛亮自叙中的“躬耕于南阳”指的是南阳郡,隆中在当时属于南阳郡;“南阳说”则认为诸葛亮多次自称“躬耕于南阳”才是最可信的史料,隆中只是他游学时的“寓居地”,并非故居,汉水以北的南阳郡从未管辖汉水以南的隆中。我认为两说都有许多致命的无法解释的缺陷,现各举其一。
    一、“草庐”--“襄阳说”无法跨越的梦魇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三国志-诸葛亮传》)
    “仆躬耕南阳之亩,遂蒙刘氏顾草庐,势不可却,计事善之,于是情好日密,相拉总师”(《诸葛亮文集-黄陵庙记》)
     诸葛亮多次自称躬耕时的居室为“草庐”,这应该是毫无争议绝对可信的第一手史料。“庐”字,查各种古汉语字典,通常的解释都是“简陋、临时性的住所”,例如“中田有庐”(《诗经-小雅-信南山》),例如“唯子贡庐於冢上,凡六年,然后去。弟子及鲁人往从冢而家者百有馀室,因命曰孔里”(《史记-孔子世家》) ,例如“何时眼前突兀见此屋,吾庐独破受冻死亦足”(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从上面举的例子可知,“庐”和“家”、“室”、“屋”等住所名称是有明显区别的,即“庐”是住所名称中最低档次的一种称呼,在《艺文类聚-居处部》中“庐”也的确是排在最末位的。如果要追本溯源,“庐”在甲骨文中的本字是“六”,字源意思的确就是和字型一样的只有一个屋顶几根房梁的简陋住所。“草庐”,翻译成现代汉语,简直就是“民工窝棚”。我们知道,诸葛亮和刘表是世交(《献帝春秋》记载诸葛亮叔父诸葛玄和刘表是好友,诸葛玄被刘表派往豫章当太守,并殉职于西城),还是亲戚,(《襄阳耆旧记》记载襄阳豪族蔡瑁大姐为刘表“后妇”,小姐嫁黄承彦,而黄承彦是诸葛亮岳父,所以刘表实为诸葛亮的姨父),和荆州的最高行政长官既是世交又是亲戚,两家又没发生过什么冲突,投靠刘表的诸葛亮姐弟四人,居然住的是“民工窝棚”,这实在让人难以理解。我们不妨把对“襄阳说”有利的关于诸葛亮住所的史料按时间顺序罗列如下:
    “晋永兴(304—306年)中,镇南将军刘弘至隆中,观亮故宅,立碣表闾”(西晋王隐《蜀记》)
    “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日隆中”(东晋习凿齿《汉晋春秋》)
    “襄阳有孔明故宅,有井,深五丈,广五尺,曰葛井。堂前有三间屋地,基址极高,云是避暑台”(东晋习凿齿《襄阳记》)
    “襄阳西北十许里,名为隆中,有孔明宅,宅有井,深四丈余,广一尺五寸,垒砖如初”(刘宋盛弘之《荆州记》)
    “齐建武中,有人修井,得一石枕,高一尺二寸,长九寸,献晋安王。习凿齿又为宅铭,今宅院见在”(刘宋盛弘之《荆州记》)
    “隆中诸葛亮故宅,有旧井一,今涸无水”(萧梁鲍至《南雍州记》)
    “沔水又东径隆中,历孔明旧宅北,亮语刘禅云:‘先帝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即此宅也。”(北魏郦道元《水经注》)
    从以上的史料可以看出,对诸葛亮住所的称呼历来是“宅”、“家”、“院”、“屋”等,从未出现“庐”字(《水经注》里出现的“草庐”只是引用),有“三间屋地”,有“避暑台”,还能用砖垒个“深五丈广五尺”的水井,这样的居室却居然是“草庐”,未免太匪夷所思。或许另有正房,“草庐”只是偏房?但连续三次都在“草庐”里会见刘备这样尊贵的客人,未免太牵强;又或许诸葛亮有称正常居室为“庐”的特殊习惯?但他给后主上书分明写的是“臣家成都”而非“臣庐成都”。总而言之,诸葛亮自叙中的“草庐”,是“襄阳说”无法跨越的梦魇。
    二、战乱--“南阳说”难以直面的史实
    诸葛亮随叔父诸葛玄投靠刘表大致是在兴平年间(194-195),当时曹操因为父亲被徐州刺史陶谦的部将所杀,连年攻打徐州,“所过多所残戮”,“泗水为之不流”,战乱使得居住在战地泰山郡的诸葛叔侄成了难民,只得投奔荆州。当时的荆州是相对安定的地区,但荆州也有一个地方是很不安定的,那就是南阳郡。根据《三国志》的相关记载,建安元年(196年)军阀张济自关中攻打南阳,中箭死去,其侄张绣领余众投降刘表,屯驻宛城。
    “(建安元年)张济自关中走南阳,济死,从子绣领其众”(《三国志-曹操传》)
    “济屯弘农,士卒饥饿,南攻穰,为流矢所中死。绣领其众,屯宛,与刘表合”(《三国志-张绣传》)
    “张济引兵入荆州界,攻穰城,为流矢所中死。……使人纳其众,众闻之喜,遂服从”(《三国志-刘表传》)
    “(197年)二年春正月,公到宛。张绣降,既而悔之,复反。公与战,军败,为流矢所中,长子昂、弟子安民遇害。公乃引兵还舞阴,绣将骑来钞,公击破之。绣奔穰,与刘表合。公之自舞阴还也,南阳、章陵诸县复叛为绣,公遣曹洪击之,不利,还屯叶,数为绣、表所侵。冬十一月,公自南征,至宛。表将邓济据湖阳,攻拔之,生擒济,湖阳降。攻舞阴,下之”(《三国志-曹操传》)
  “(198年)三年春正月,公还许,初置军师祭酒。三月,公围张绣於穰。夏五月,刘表遣兵救绣,以绝军后”(《三国志-曹操传》)
    “(199年)冬十一月,张绣率众降,封列侯。十二月,公军官渡”(《三国志-曹操传》)
    从以上记载可知,197年正月,曹操击张绣至宛,张绣降而复叛,曹操大败,爱子曹昂死难,此后的几年间,曹操为报仇屡次和张绣刘表联军大战于南阳境内,直到建安四年(199年)十一月,张绣听从贾诩劝告归降曹操,南阳才勉强安定了下来。如果照“南阳说”的观点,襄阳隆中只是诸葛亮游学时的“寓居地”,故居在南阳城(宛),为何当时荆州有那么多安定的区域,刘表却偏偏要把未成年的诸葛亮姐弟四人安置在战乱纷起的南阳?刘表和诸葛玄是故交好友,且时人誉为“爱民养士”,“关西、兖、豫学士归者盖有千数,表安慰赈赡,皆得资全”,对没啥交情的众学士们尚且能“安慰赈赡,皆得资全”,为何对故交子弟反而那么冷漠,不就近安置在襄阳附近而是“发配”到烽烟四起的南阳?南阳多年的战乱,是“南阳说”难以直面的史实。
    三、南阳郡的归属
    其实“襄阳说”和“南阳说”走入的是同一个误区--“故居即躬耕地”,只有跳出这个误区,才能找到真正的答案。要找到真正的答案,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张绣归降曹操后南阳郡的归属。有许多人想当然地认为张绣的驻扎地南阳郡给曹操接管了,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
    “太祖比年攻之,不克。太祖拒袁绍於官渡,绣从贾诩计,复以众降”(《三国志-张绣传》)
    “绣从之,率众归太祖”(《三国志-贾诩传》)
    “十一月,张绣率众降,封列侯”(《三国志-曹操传》)
    以上史料都一致说明张绣只是“率众降”而非“举城降”,军队是张绣自己的,他可以做主,但南阳郡却是刘表暂时借给他驻扎的,在他和曹操的连年战争中,刘表也一直是帮他的,张绣并没有某些人想像中那么无耻,他只是“率众降”而非“举城降”。而且就算张绣要无耻地把刘表借给他的南阳郡送给曹操当见面礼,曹操也一定不会要,因为当时曹操正和最大的劲敌袁绍相持于官渡,不可能在这危急关头又去招惹持中观望的刘表,曹操没那么弱智。所以,张绣归降曹操后接管南阳郡的是刘表而不是曹操。
    “先主遣麋竺、孙乾与刘表相闻,表自郊迎,以上宾礼待之,益其兵,使屯新野”(《三国志-刘备传》)
    刘备投靠刘表是在建安六年(201年),刘表让刘备驻扎在南阳郡中部重镇新野,从这也可看出201年时刘表已占据了南阳郡大部分地区。
    “建安六年,刘表攻西鄂,西鄂长杜子绪帅县男女婴城而守,时南阳功曹柏孝长亦在城中”(《三国志-杜袭传》注引《九州春秋》)
    西鄂就在宛北三十余里处,刘表攻打西鄂,没有曹操军队来救援,也没有南阳的地方军队来救援,南阳功曹柏孝长也躲在西鄂城中,从这也可看出,当时的南阳城(宛)在刘表手中是不言自明的。刘表攻打西鄂,可以看作是对南阳郡内不服从自己的地方豪强势力的一种清理行为,也是对南阳郡的全面接管行为。西鄂攻下后,“袭帅伤痍吏民决围得出,……遂收散民,徙至摩陂营”,忠于曹操的杜袭逃到了曹操的领地内,刘表的清理行为进行得很顺利。
    接下来的史实是“建安七年(202年)刘表使刘备北侵至叶(河南叶县)”(《三国志-李典传》),并在建安八年初(203年),“拒夏侯惇、于禁等於博望。久之,先主设伏兵,一旦自烧屯伪遁,惇等追之,为伏兵所破”(《三国志-刘备传》)。叶县在荆州北边和曹操占据的兖州、豫州交界处,离宛有两百余里,博望也在宛东北五六十里,从这些记载也可看出,南阳郡治宛城的确应该在刘表的控制之下。刘表使刘备“北侵至叶”的行为,可以看作是刘表对自己领地的一种确认行为,因为在张绣驻扎南阳并和曹操作战的过程中,南阳郡北部的一些地域的确曾被曹操占领并控制,作为天子所任之荆州刺史,刘表要收复南阳全境和他一贯“保境安民”的政策是一致的,并非要故意挑衅曹操。但曹操为了报复“博望之役”,“建安八年(203年)八月,公征刘表,军西平”,西平在豫州境内和南阳郡交界处,和宛城离得更远了,联系他前几次攻打张绣均是“到宛”“至穰”的情况看,足以证明当时的南阳郡已基本被刘表控制了,曹操无法前进,才军于西平的。在辛毗和荀攸的劝说下,曹操放弃了从西平进军攻打南阳的计划,因为权衡利弊,先扫平河北的袁绍残余势力更为重要,拿曹操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我攻吕布,表不为寇,官渡之役,不救袁绍,此自守之贼也,宜为后图”(《三国志-曹操传》注引《魏书》)。的确,从接下来的史实看,曹操对刘表的战略就是“宜为后图”,从203年“军西平”并退军后,直到208年“秋七月,公南征刘表”(《三国志-曹操传》),在这五年间,在曹操以及他那些将军谋士的传记中,找不到任何进攻或治理南阳郡某地的史料,208年向荆州发起进攻时,“于禁屯颍阴,乐进屯阳翟,张辽屯长社”(《三国志-赵俨传》),“颍阴、阳翟、长社”这三个地方都不在南阳境内。出征前,曹操问计于荀彧,“彧曰:‘今华夏已平,南土知困矣。可显出宛、叶而间行轻进,以掩其不意’,太祖遂行。会表病死,太祖直趋宛、叶如彧计,表子琮以州逆降”(《三国志-荀彧传》),由曹操“直趋宛、叶”也可知“宛、叶”附近当时都由刘表控制。
    有人曾因为《三国志-刘备传》中当曹操南下时有“先主屯樊,不知曹公卒至,至宛乃闻之”的记载,就认为当时刘备已被曹操逼退到樊城,南阳郡大部早已被曹操蚕食控制,这完全是选择性失明。《英雄记》曰:“表病,上备领荆州刺史”;《魏书》曰:“表病笃,托国于备”。可见“先主屯樊”是因为探病和受托,而不是被曹操逼退的。“曹公在宛,备乃大惊骇”(《三国志-刘备传》注引《汉魏春秋》),曹操要南攻荆州贤愚尽知,如果宛城当时是在曹操手中,刘备何须“大惊骇”?正因为刘琮的不告而降,本在同盟手中可供屏障的宛城不战而下,让曹操得以轻松进驻,这才是刘备“大惊骇”的原因呀。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到第一个重要结论:199年十一月张绣率众投降曹操后,刘表对南阳郡进行了接管,并对南阳境内不服从自己的地方势力进行了清理,到203年时已基本收复了南阳全境,203-208年的五年时间里,因为曹操对刘表“宜为后图”的战略,南阳郡在乱世中得到了难得的休养生息的机会。替刘表防守南阳的是刘备,刘备和刘表的关系比张绣和刘表的关系亲密得多。
    四、历史迷雾中的刘表“屯田”
    解决了当时南阳郡的归属问题,接下来要解决的就是刘表是否在203-208年在南阳郡“屯田”的问题。我们都知道,东汉末年长期的军阀混战,人民大量死亡流散,农业生产遭到严重破坏,“名都空而不居,百里绝而无民者,不可胜数”。民以食为天,任何地方统治者如果不能有效地解决人民的吃饭问题,那他的政权就岌岌可危,刘表当然也不会是例外。据《晋书-食货志》记载:“建安初,关中百姓流入荆州者十余万家”,再加上冀州、徐州、益州等地因战乱而涌入荆州的难民,荆州难民最保守估计也有一百多万人,另外据《后汉书-郡国志》所载永和五年(140年)时南阳郡人口有244万,因为建安初南阳连年战乱,逃到荆州其他郡县的南阳难民应该也有几十万,让这些难民都能安居乐业是摆在刘表面前最迫切的问题,而“屯田”就是该问题最好的解决办法。所谓“屯田”,指的是由地方政府提供土地、耕具、种子以及军事保护,组织难民从事耕种,收获按一定比例分成的一种政治措施。《三国志》中并未明载刘表进行过“屯田”,但对曹操的“屯田”记载得比较详细,“自遭荒乱,率乏粮谷。诸军并起,无终岁之计,饥则寇略,饱则弃馀,瓦解流离,无敌自破者不可胜数。……公曰:‘夫定国之术,在于强兵足食,秦人以急农兼天下,孝武以屯田定西域,此先代之良式也’。是岁(196年)乃募民屯田许下,得谷百万斛。於是州郡例置田官,所在积谷。征伐四方,无运粮之劳,遂兼灭群贼,克平天下”(《三国志-曹操传》注引《魏书》)。曹操是军阀混战的胜利者,而刘表是失败者,所以《三国志》对曹操事迹记载详细而对刘表事迹记载简略非常正常,但没记载不等于没发生,组织流民“屯田”是当时各地割据势力的普遍措施,例如幽州军阀公孙瓒“屯田”的事在《三国志》本传和注引中也都没有提及,但在残本《汉末英雄记》(魏王粲所著)中却留下了记载:“幽州岁岁不登,人相食,有蝗旱之灾,人始知采稆,以枣椹为粮,谷一石十万钱。公孙伯圭开置屯田,稍稍得自供给”。
    刘表“屯田”之事虽无直接记载,但一些间接记载也很能说明问题,例如“州界群寇既尽,表乃开立学官,博求儒士,使綦毋闿、宋忠等撰五经章句,谓之后定”(《三国志-刘表传》注引《英雄记》),所谓民以食为天,“仓廪实而知礼节”,刘表“平世三公才”,不会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明白,在“开学官,定章句”之前,流民最基本的吃饭问题,一定已经得到了较妥善的解决,天上不会掉粮食,解决的办法毫无疑问是“屯田”。又例如曹操“军西平”欲攻打荆州时,辛毗劝曹操:“荆州丰乐、国未有衅”(《三国志-辛毗传》);刘表病故时鲁肃对孙权这样评价荆州:“沃野千里、士民殷富”(《三国志-鲁肃传》);诸葛恪在攻打曹魏时说当年刘表“财谷如山”(《三国志-诸葛恪传》注引《吴志》)。如果刘表没组织流民进行“屯田”,所谓“荆州丰乐”、“士民殷富”、“财谷如山”之类的评价从何谈起?再例如甘宁带着“僮客八百人”“往依刘表,因居南阳,不见进用,后转托黄祖”,在黄祖处待了三年,因不受重用,在207年底投靠了孙权(《三国志-甘宁传》注引《吴书》),反推可知甘宁在203-205年间是被刘表安置在南阳郡的,当时南阳无战事,甘宁和他手下的“僮客八百人”在南阳干啥?毫无疑问,就是“屯田”。在203-208年间,以“天时”而论,曹操忙于扫平河北,无暇南顾,有相对和平的政治环境;以“地利”而论,刚控制的南阳郡是荆州耕地最广能养活人口最多的第一大郡(详见《后汉书-郡国志》),因为战乱有许多荒弃了的良田;以“人和”而论,刘表拥有数以百万愿意效忠的流民;刘表绝非庸才,刘备更是雄主,刘备在曹操处还待过两年,深知“屯田”措施给曹操带来的巨大好处,此时二刘不乘机经营南阳而坐以待毙是不可想象的。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得到第二个重要结论:202年前,南阳多战事,刘表也未能完全控制南阳郡,又因荆州耕地有限,所以大量流民或是分种了一部分荆州原住民的耕地,或是去“开荒”,但在203-208年间,刘表和刘备借天时地利人和均有利之机,将原来分散在荆州其他郡县“分种”或“开荒”的许多流民,组织到新控制的南阳郡“屯田”,此时他们需要许多“田官”来管理“屯民”,例如甘宁就曾是“田官”之一。
    五、解开千年悬疑的“钥匙”--“田官说”
    解决了刘表在南阳郡的“屯田”问题,诸葛亮“躬耕地”之迷也就迎刃而解了。在此,我正式提出和“襄阳说”相背也不同于“南阳说”的“田官说”:200-202年,刘表重新控制南阳郡后,在203-208年间组织众多流民在南阳郡各地“屯田”,当时二十三四岁住在襄阳隆中刚“大学毕业”的诸葛亮,被世交兼亲戚的刘表派往南阳担任“田官”,算是“下基层锻炼”,诸葛亮的“躬耕地”在南阳(宛)卧龙岗附近,当时驻屯新野防守南阳郡的是刘备,两人因此相识并发生了“三顾草庐”这段足以流芳千古的历史传奇(关于“三顾草庐”的具体细节,请参阅我的另一篇文章《知己之主与竭命之良》)。“田官说”虽然在《三国志》中没有直接记载可以作为证据,但仔细研究,就会发现很多很有力的间接证据。
    1、前面我们分析过,诸葛亮自叙中的“草庐”,是“襄阳说”无法跨越的梦魇。但在“田官说”中,“草庐”问题顺理成章,流民们“屯田”时的住所,的确就是“民工窝棚”,诸葛亮的“草庐”或许比其他流民的住所“阔气”些(“田官”住单间,普通“屯民”住通铺),但仍然是“简陋、临时性的住所”,这是由刘表“屯田”的性质和所处历史环境决定的。刘表的大本营在襄阳附近,防御重心也在那,而南阳郡时刻面临曹操的威胁,花人力物力在南阳郡搞“基础建设”,到头来十有八九是为他人作嫁衣裳,白便宜曹操。所以刘表只是组织流民在南阳“屯田”而已,包括“田官”在内的“屯民”们,住的当然只能是“草庐”。
    2、“仆躬耕南阳之亩,遂蒙刘氏顾草庐,势不可却,计事善之,于是情好日密,相拉总师”(《诸葛亮文集-黄陵庙记》)
    这是诸葛亮的原话,当然是绝对可信的。请注意“相拉总师”这句话,如果按“襄阳说”诸葛亮是作为隐士在故居隆中“躬耕待主”并投靠刘备的,那“相拉总师”则难以成立。作为隐士的诸葛亮在组织军队(“总师”)上能给刘备提供多大帮助呢(“相拉”)?何况隆中是刘表的势力范围,刘备和诸葛亮在隆中附近“相拉总师”也不合常理。但按“田官说”诸葛亮当时是南阳“屯民”的“田官”,对“屯民”们中的各类人才有相当了解,在“屯民”们中还有一定权力和威信,那么“南阳农垦兵团指导员”诸葛亮和“南阳军区司令员”刘备“相拉总师”才显得合情合理。
    3、“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诸葛亮文集-出师表》)
       “吾本东方下士,误用于先帝”(《诸葛亮文集-答李严书》)
    这也都是诸葛亮的原话,请注意两个用词:“卑鄙”和“下士”。如果“三顾”时诸葛亮是隆中的隐士,时而在“避暑台”上歌“梁父吟”,时而和往来高士们畅议古今,那么刘备恭恭敬敬来拜访时“卑鄙”则显得用词不当,自谦太过了。但如果诸葛亮当时是南阳的“田官”,和“屯民”们一起下地躬耕,完全一幅“沾体涂足”的泥腿子形象,那么这时和鲜衣怒马来视察工作的刘备相对照,“卑鄙”则不是自谦,而是恰如其分。同样,士农工商是有别的,如果诸葛亮当时是未参与社会工作的隆中隐士,他自称“布衣”是合适的,但自称“下士”则用词不当,很牵强。但如果诸葛亮当时是南阳的“田官”,属于“基层干部”,那么他自称“布衣”和“下士”才都合情合理。
    4、“今荆州非少人也,而著籍者寡,平居发调,则人心不悦;可语镇南(刘表),令国中凡有游户,皆使自实,因录以益众可也”(《三国志-诸葛亮传》注引《魏略》)
    这是诸葛亮和刘备第一次见面时的谈话摘要,大意是指流民们很多“未上荆州户口”(“著籍者寡”),老实的流民“上了户口”,被“平居发调”到南阳等地“屯田”,而狡猾些的“游户”则“没上户口”,他们受荆州庇护,耕着荆州的田地,却不交粮不上税不服兵役劳役,所以当然会“平居发调,则人心不悦”。因为是谈话摘要,所以当时诸葛亮提出的“国中游户皆使自实”的具体措施我们已不得而知,但结果我们是知道的,“备从其计,故众遂强”,可见诸葛亮的措施很管用。人的正确思想从哪来?当然是从实践中来,包括诸葛亮在内,没有谁是“生而知之”的天才。只有当诸葛亮是南阳“田官”时,从实践工作中积累的经验,才能使他看清弊端并制定合情合理的解决办法。如果当时诸葛亮在隆中隐居却仍能对如此细微的实事提出恰当的解决办法,那除非他真是天才。(关于此次见面的详尽分析,请参阅《知己之主与竭命之良》)
    5、“(陆)逊年二十一,始仕幕府,历东西曹令史,出为海昌屯田都尉,并领县事。陆氏祠堂像赞曰:海昌,今盐官县也。县连年亢旱,逊开仓谷以振贫民,劝督农桑,百姓蒙赖。时吴、会稽、丹杨多有伏匿,逊陈便宜,乞与募焉”(《三国志-陆逊传》)
    这是东吴名臣陆逊年轻时的记载,陆逊比诸葛亮小两岁,他出任东吴“田官”(“屯田都尉”)时几乎和诸葛亮任南阳“田官”在同一时期,他也向孙权提出了解决“游户”问题的“便宜”,这应该也可以成为一个有价值的旁证。即当时各地割据势力都会组织流民屯田,而“田官”大都会任命一些值得培养的年轻人,先让他们在基层磨练,同时对屯田中出现的一些问题(例如“游户”)也是由“田官”来汇报并解决的,从这点上说陆逊和诸葛亮年轻时的经历惊人的相似,只不过因为孙权是后来三国之一,所以陆逊当东吴“田官”之事能载于史册;而刘表则是被吞并的地方势力,史料残缺,所以诸葛亮当南阳“田官”之事只能靠我来推论了。
    6、“先主寓荆州,从南阳大姓晁氏贷款千万,以为军需,诸葛亮担保,券至宋犹存”(明何宇度《益部谈资》)
       “献贼破荆州时,民家有汉昭烈帝借富民金充军饷券,武侯押字,纸墨如新”(明吴梅村《绥寇纪略》)
    何宇度是明中期人,万历中曾任夔州府通判,而吴梅村则是明末著名诗人,《益部谈资》和《绥寇纪略》虽都是野史,可信度不高,但其中的记载却和诸葛亮自叙的“相拉总师”高度吻合,可信度当然也应得到认可。另外两书写作时间不同,叙事也有差异,可见并非吴梅村拾何宇度牙慧,而是各有所据,这也同样增加了记载的可信度,因为它们可以成为互证。刘备作为“客军”,得不到南阳人的完全信任,所以借贷要找一个合适的中间人作担保,如果按“襄阳说”诸葛亮此时是隆中隐士,那他当这个担保人未免有些莫名其妙,如果是已从隆中出山投靠刘备,那就是刘备这边的人了,也完全不适合当中间人。但如果按“田官说”,此时诸葛亮是南阳的“田官”,负责管理“屯民”并替刘表收粮收税,那么诸葛亮当这个中间人就顺理成章,因为假如刘备赖帐,“屯民”们就可以从上交给诸葛亮的粮税中抵扣,借贷风险大大降低。
    7、“亮为弟均聘南阳林氏女为妇,期年生子,名望”(《诸葛武侯集》注引《诸葛氏谱》)
    诸葛亮两个姐姐和他本人都是和襄阳人士结婚,这也是“襄阳说”常挂在嘴边的证据,但对诸葛均在南阳结婚的事却往往避而不谈。据《诸葛氏谱》诸葛均比诸葛亮小五岁左右,当二十三四岁的诸葛亮到南阳当“田官”的时候,诸葛均才十八九岁,而当时男人们的结婚年龄一般是在二十岁左右。正因为诸葛均也随诸葛亮到了南阳“屯田”,才会出现姐弟四人前三个在襄阳结婚而老幺在南阳结婚的“奇怪”现象。因为当时诸葛均在隆中时还未到结婚年龄,在南阳“屯田”时才由“田官”诸葛亮“为弟均聘南阳林氏女为妇”,这才显得更合乎情理。
    8、“诸葛亮本瑯琊人,徙于顺阳之石峡口,结庐而隐,寻徙入南阳之卧龙岗。今裕州石峡口(今方城县小史店)有小茅庵,唐时石记犹存。又尝寓居于新野之野白岗,庄宅基址今为玉皇庙,古井尚在。南阳卧龙岗碑阴载,新野地五顷,佃户张某佃种,亦先贤之遗迹也。又唐县有诸葛庄,武侯之远田也,曾犁出古碑,在县西桐寨铺,去南阳市六十里。又尝居叶县之平山下,现存隋开皇二年断石幢云:‘地有诸葛之旧坟墟,在高阳华里。’今山下少西有诸葛庙”(清汪介人《中州杂俎》)
        “诸葛庄在县西四十余里,位于桐寨铺西,清乾隆五十二年,犁地得石碣,有‘诸葛庄’三字,相传武侯曾置庄田于此,去南阳旧庐仅六十里。”(《唐河县志-地舆志古迹》)
        “诸葛庄位于桐寨铺西南三公里,在曲岗村北350米处。原系诸葛亮在此置买的庄田,早已不存,现仅留遗址”(桐寨铺《乡地名志》)
    按《中州杂俎》中的记载,诸葛亮倒象个居无定所的流浪汉,或是个四处买田的小地主,以前的研究者都觉得不可靠,往往忽略了这些记载,但《唐河县志》和《乡地名志》中的记载却与之相呼应,而且有实物为证,可见《中州杂俎》所言绝非空穴来风。请注意,顺阳、方城、新野、南阳、唐县、叶县等地方,都是汉末南阳郡的属地,如果按照“田官说”,一切豁然开朗,诸葛亮作为刘表在南阳“屯田”的“田官”,因为和刘表的特殊关系,受到一定程度的“重用”,所以常驻地在宛,但也经常要到南阳其他地方去巡查管理并收租收税,所以理所当然会在南阳各处都留下足迹。
    9、“躬耕南亩乐如何,吃也靠著,穿也靠著。力勤粪多做生活,麦也添多,谷也添多。耕三馀一要斟酌,丰也不错,凶也不错。浪荡嫖风与赌博,家也消磨,产也消磨。乞求邻家借升合,张也推托,李也推托。赤手空回泪如梭,妻也不乐,子也不乐。一家饥寒可奈何,冻也忍著,饿也忍著。亲朋看见无人作,你也改过,我也改过。沾体涂足甚快乐,吃也在我,穿也在我。不向旁人借升合,哪怕他张推托,李推托。 晋永和三年岁次癸亥秋月谷旦 尚书左仆射顾和浴手敬书”(诸葛武侯“躬耕歌”)
    以上是“躬耕歌”的全部碑文,清朝末年,南阳方城拐河镇群众,在沣河淤沙中发现一块晋代诗画石,上半部刻有《诸葛武侯躬耕歌》,下半部刻有诸葛亮画像,该诗画石现保存在拐河镇高中院内。仔细分析碑文可知,“躬耕歌”应该是“田官”诸葛亮写给“屯民”们唱的“劳动号子”,而并非诸葛亮写给自己躬耕时自唱的。诸葛亮作为刘表的世交和亲戚,衣食无忧自不待言,但为何“吃也靠著(躬耕),穿也靠著(躬耕)”?这如果是诸葛亮的自况,则非常不合理,但如果说的是其他“屯民”的实际情况,则又顺理成章。象“麦也添多,谷也添多”,如果是诸葛亮的自况,他家就两兄弟,耕种一小块“自留地”时,地况所限,怎么可能既种麦又种稻呢?但如果说的是有许多“屯民”的广泛“屯田”,那么既种麦又种稻才解释得通。象“耕三馀一要斟酌”,分明是“田官”把耕种经验编在歌里让“屯民”们自己边唱边领会,因为“屯民”们很多原来并非务农,没有耕种经验。象“浪荡嫖风与赌博”、“乞求邻家借升合”等,更不该是诸葛亮的自况,而该是“田官”把“管理条例”编在“躬耕歌”里,让大家边劳动边唱歌,以达到潜移默化的最佳管理效果。“躬耕歌”的内容是对诸葛亮曾担任南阳“田官”的最佳注解,就我个人而言,也是在看到“躬耕歌”后才确定“田官说”的。
    10、“先主遂收江南,以亮为军师中郎将,使督零陵、桂阳、长沙三郡,调其赋税,以充军实”(《三国志-诸葛亮传》)
    这是赤壁战后,刘备给诸葛亮的第一个正式职务,“督零陵、桂阳、长沙三郡,调其赋税”,相当于这三郡的“税务总监”。当时诸葛亮投靠刘备还没多久,如果按“襄阳说”是隐士出山,诸葛亮还没任何实际工作经验,而“粮谷军之要最”,这个任命则显得不太合理,应该让诸葛亮待在刘备身边当个“参谋总长”,出谋划策积累工作经验才对。但按“田官说”这个任命就恰如其分,诸葛亮在南阳有四年多“田官”工作经验,收粮收税是其所长,让他当“税务总监”完全是“专业对口”,人尽其用。
    11、“时故将黄权等先已在宛,其他族当多相依,故南阳有侯祠所谓诸葛庵者,意亦道陌私祭之类”(《明嘉靖南阳府志校注》)
    黄权是诸葛亮在蜀的同事兼好友,猇亭战败后因“降吴不可,还蜀无路”,只得降魏。黄权与诸葛亮交情颇深,经常在魏国同僚中称颂诸葛亮,司马懿曾给诸葛亮写信说:“黄公衡,快士也,每坐起叹述足下,不去口实”。当听到故国丞相诸葛亮去世的消息后,黄权不胜悲痛,即和族人在诸葛亮躬耕过的宛城卧龙岗,修建了一座诸葛庵,因时节进行祭祀。当时襄阳城和宛城都在曹魏手中,黄权及其族人不在襄阳而在宛城建庵私祭诸葛亮不就很能说明问题吗。这当然是因为黄权和诸葛亮在互聊身平时得知诸葛亮年轻时在宛城当“田官”的经历,知道宛城卧龙岗才是“三顾草庐”的发生地,所以他才选择在宛城建庵私祭。
    12、其实按正常的逻辑和人情世故而论,刘表对诸葛亮姐弟供吃供住供上学,给他们建房子帮他们完婚,等诸葛亮学有所成而刘表又需要人手之时,诸葛亮又怎好拒绝呢?二十来岁“时人莫之许”的诸葛亮又有啥退隐的资格呢?“田官”虽然谈不上重用,但毕竟诸葛亮当时才23岁左右,先“下基层锻炼”,看表现再予以提拔,刘表的做法当然无可厚非,也完全对得住死去的故友诸葛玄。刘表让诸葛亮当“田官”是顺理成章的事,对诸葛亮不闻不问反倒不合常理,而诸葛亮若拒绝“田官”的任命而退隐山林则更显得莫明其妙。
    六、行至“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诸葛亮“躬耕地”之争是如何发生的呢?我们不妨追本溯源,到历史的源头去探索一番,就会发现“疑云”渐起之因。陈寿的《三国志》本传历来就有“简略”之名,记载曹操“屯田”之事不过“是岁用枣祗、韩浩等议,始兴屯田”区区一句而已,我们详细了解“屯田”是通过刘宋裴松之的注引。曹操都是如此待遇,那就更别说刘表了(《三国志-曹操传》本传有6000余字,而《三国志-刘表传》本传才600余字)。陈寿也自有其难处,一来古人记事用竹简,被迫“惜墨如金”,二来组织流民“屯田”本是地方割据者的普遍之事,属于“可记可不记”之类,所以陈寿对刘表“屯田”之事未作记载非常正常。另外诸葛亮年轻时在荆州的往事因为荆州已不在蜀汉之手,蜀汉史料当然也就知之不详,而刘表又是被吞并的地方势力,所以刘表统治时期的荆州往事也会有一定程度的遗失,起码不会象魏蜀吴三家的史料那样详尽。这也就是为何陈寿对诸葛亮年轻时的记载出现了许多偏差,例如诸葛玄的豫章太守当如汉官袁煒《献帝春秋》记载为刘表所委派而陈寿记为袁术,诸葛亮和刘备第一次见面的情形当如魏人鱼豢《魏略》所记载而陈寿简单记为“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陈寿对诸葛亮在荆州往事的记载,基本上都来自于诸葛亮的《出师表》,所以才会如此语焉不详。正因为陈寿对诸葛亮荆州往事的知之不详,所以在“躬耕地”问题上他只是以含糊的“亮躬耕陇亩”顺笔带过,并非陈寿喜欢含糊,而实在是限于史料缺乏,无法深究,当然也可能陈寿认为在这个无关紧要的地方不值得深究。刘表荆州往事的缺失,使得陈寿在“躬耕地”问题上只得含糊其辞,而陈寿的含糊其辞,恰使得“躬耕地”疑云初起。
    接下来当然就该提东晋史学大家习凿齿了,因为他在《汉晋春秋》中写道“亮家于南阳之邓县,在襄阳城西二十里,号日隆中”,“南阳之邓县隆中”是“躬耕地”问题争吵不休的关键,因为“南阳之邓县隆中”给了“襄阳说”以充分理由认为诸葛亮自叙中的“南阳”是指襄阳城西的“邓县隆中”,“南阳说”历来认为这是习凿齿的“误记”,因为在习凿齿的《襄阳记》中明确记载:“秦兼天下,自汉以北,为南阳郡;自汉以南为南郡……汉因之”,如果不是“误记”,习凿齿岂非自相矛盾?但我个人认为,习凿齿的记载绝非“误记”那么简单。我们不妨替习凿齿设身处地地考虑一下,他在“躬耕地”的问题上面临着两难的选择,首先诸葛亮的自叙应该不会有错,其次隆中诸葛亮故居有大量文献记载且经过他实地考察,也不该会有错,两个正确的答案却互相矛盾,必须排除一个,这就是摆在习凿齿面前的大难题。因为未能跳出“故居即躬耕地”的窠臼,未能根据历史的灵光片语推导出诸葛亮曾任南阳“田官”这个史书背后的史实,习凿齿做出了另外的一个推论:诸葛亮作《出师表》时是蜀相,和曹魏政权“汉贼不两立”,曹魏政权对东汉荆州行政区划分的变更,蜀相诸葛亮并不予以认可,所以本该是“襄阳之邓县隆中”,但诸葛亮却仍要依汉旧制,说成是“南阳”。“南阳之邓县隆中”,从历史地理学的角度说是不合理的,但在蜀魏对峙的特殊历史环境下,却又有其合理性。至少这样的解释,比“‘南阳’是襄阳墟名,非南阳郡也”(刘宋刘敬叔《异苑》和萧梁殷芸《小说》中对“躬耕于南阳”中“南阳”的解释)合理得多,似乎在两个相对立的答案中找到了相通之处。我个人认为,正是出于这样的原因,习凿齿才把“亮家于南阳之邓县隆中”写入《汉晋春秋》,从此“躬耕地”疑云密布,争论一发而不可收。等到后来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里坐实“昔庐”即“此宅”后,“襄阳说”和“南阳说”就势如水火,再也找不到相通之处了。
    解开这千古悬疑,不是由南阳人而是由我这南昌人;不是由史学专家而是由我这业余票友,我真的感到非常遗憾。我个人认为,教科书上莫明其妙的注释,《中国历史地图集》上隔江划过去的“飞地”,都是今天中国教育界和史学界的奇耻大辱,是会贻笑后人的。

[ 本帖最后由 风使 于 2008-6-30 19:56 编辑 ]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歌痕

Rank: 3Rank: 3Rank: 3
组别 校尉
级别 在野武将
好贴 2
功绩 10
帖子 19
精华 0 点
现金 7269 通宝
编号 17762
注册 2004-9-16


发表于 2006-3-14 20:13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知己之主与竭命之良--“三顾草庐”的真相
    “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我虽不是英雄,但年少时读《三国演义》,也常为那段波澜壮阔的历史所陶醉,为诸葛亮未能一统天下完成夙愿而感慨流涕。但记得当时就对“三顾草庐”的史实虽然向往但却疑惑,已四十多岁名动天下的刘皇叔,为何会对才二十多岁籍籍无名的诸葛亮一顾二顾乃至三顾?以管仲乐毅自诩的诸葛亮不就是想入世干一番大事业吗,为何会对刘备的礼贤下士一拒二拒差点三拒呢?我当时就很替诸葛亮担心,万一这毛头小伙架子摆足了,最后却没有实际才能,帮不了刘备啥忙,那“三顾草庐”岂非成了千古笑谈?还好,史实非常完美,诸葛亮才德兼备,“三顾草庐”成了“万世一时”的千古传奇。但,真那么巧?与诸葛亮素不相识的刘备凭啥那么肯定年轻的诸葛亮一定有过人的才干?历史,还对我们隐瞒了什么?这个疑问一直萦绕在我心头,随着阅历渐长读书渐多,当我最近花了许多时间研究和梳理那段历史时,我忽然发现了一些史书背后的史实,恰好解开了我一直以来的疑问。原来人人皆知的“三顾草庐”,其实绝大多数人,包括《三国志》作者陈寿在内,都是知之不详的。现在,我就把我所认为的更接近史实的“三顾草庐”,介绍给诸位。
    一、“遂许先帝以驱驰”的确切时间
    现在史学界公认的诸葛亮投靠刘备的时间是建安十二年(207年),这其实是不准确的。
   “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诸葛亮《出师表》)
   “刘备以建安十三年败,遣亮使吴,亮以建兴五年抗表北伐,自倾覆至此整二十年。然则备始与亮相遇,在败军之前一年时也”(《三国志-诸葛亮传》裴松之注)
    因为迷信史学权威裴松之的轻易论断,所以我们也人云亦云地认为诸葛亮投靠刘备的时间是207年。但我们不妨掰着指头仔细算算,从建安十三年(208年)到建兴五年(227年),按“年头”算的确“整二十年”,但按“时间跨度”算只有十九年!就象从2005年到2006年,我们可以说有“两个年头”了,但按“时间跨度”我们只能说才一年。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追忆往事,按正常的逻辑,“二十有一年”当然应该是指“时间跨度”,因为他在回忆“遂许先帝以驱驰”有多长时间了。“时间跨度”是准确的“实指”,而“年头”则是概括的“虚指”,诸葛亮既然已精确到“二十有一年”,当然用的该是“实指”而非“虚指”。所以,“遂许先帝以驱驰”的确切时间,应该是在206年而非207年。
    接着再来分析一下“二十有一年”,首先它表示的是还不到二十一年,否则就该直说“二十一年矣”而不必加个“有”;其次它表示快到二十一年了,因为“有”在古汉语中还有“接近”的意思,例如孔子在《论语》中说“吾十有五而志于学”,意思就是“我快十五岁时立志于作学问”。所以,我们姑且把“二十有一年”暂定为二十年零八个月左右,然后来作一个反推。诸葛亮的《出师表》和刘禅的答表据《诸葛亮文集》记载都发生在建兴五年三月(227年3月),往前推二十年零八个月,应该是206年8、9月间,即是在建安十一年秋。这个从时间上粗略推导出来的答案,恰和我从其他途径推导出的结论高度吻合,所以,诸葛亮“遂许先帝以驱驰”的确切时间,我暂定为“建安十一年秋”。
    二、两种“截然相反”的说法
    对“三顾草庐”有些研究的人都知道,历来对“三顾草庐”就有两种“截然相反”的说法,主流的说法是诸葛亮《出师表》中的“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以及陈寿《三国志-诸葛亮传》所说在徐庶的大力推荐下“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另一种说法则是魏鱼豢《魏略》和晋司马彪《九州春秋》中所言:
    刘备屯于樊城,是时曹公方定河北,亮知荆州次当受敌,而刘表性缓,不晓军事。亮乃北行见备,备与亮非旧,又以其年少,以诸生意待之。坐集既毕,众宾皆去,而亮独留,备亦不问其所欲言。备性好结毦,时适有人以髦牛尾与备者,备因手自结之。亮乃进曰:“明将军当复有远志,但结毦而已邪”?备知亮非常人也,乃投毦而答曰:“是何言与!我聊以忘忧耳”。亮遂言曰:“将军度刘镇南孰与曹公邪”?备曰:“不及”。亮又曰:“将军自度何如也”?备曰:“亦不如”。曰:“今皆不及,而将军之众不过数千人,以此待敌,得无非计乎”!备曰:“我亦愁之,当若之何”?亮曰:“今荆州非少人也,而著籍者寡,平居发调,则人心不悦;可语镇南,令国中凡有游户,皆使自实,因录以益众可也”。备从其计,故众遂强。备由此知亮有英略,乃以上客礼之。
    因为有诸葛亮的自叙在,所以历来的史学界大都认为《魏略》和《九州春秋》中的记载不可信,裴松之的评论是“虽闻见异辞,各生彼此,然乖背至是,亦良为可怪”。意思是说同一件事因为传闻各异所以各自表述时有些出入很正常,但互相对立到这个程度却真是奇怪。鱼豢是魏国著名史学家,司马彪更是晋国的皇室学者,还是《后汉书》的作者,《魏略》和《九州春秋》都是良史,可以排除故意杜撰和造假的可能。如果因为鱼豢是和诸葛亮同时代的人,可能还不知道蜀相诸葛亮自己有“三顾草庐”的说法,所以采信了失实的传闻入史,但司马彪则是晋朝人,对“三顾草庐”不可能不知道了,为何还不将那一大段“亮乃北行见备”的记载删除?从这可以看出,鱼豢和司马彪一定是有比较可靠的依据的,而且他们认为这可靠性甚至超过了诸葛亮的自叙!
    三、到底谁先去见谁?
    首先,确定一下这段“传闻”的发生时间。“是时曹公方定河北”,关键是当时“河北”指何处,《三国志》中有相关记载:
    “河北平,太祖领冀州牧,徙诩为太中大夫”(《三国志-贾诩传》)
    “(建安九年)八月,……生禽配,斩之,邺定。九月,令曰:‘河北罹袁氏之难,其令无出今年租赋’!天子以公领冀州牧”(《三国志-曹操传》)
    “太祖既定河北,而高幹举并州反”(《三国志-杜畿传》,高幹造反时间在205年末)
    从上可知,“河北”是对袁绍领地冀州的别称,那么“是时曹公方定河北”是指建安九年(204年)曹操定邺之事吗?这还不准确,因为当时袁尚败退屯聚中山(冀州境内),袁谭降而复叛,“略取甘陵、安平、勃海、河间”,只有当“(建安)十年春正月,攻谭,破之,斩谭,诛其妻子,冀州平”、“熙、尚奔三郡乌丸”(以上均录自《三国志-曹操传》)之时,才称得上“是时曹公方定河北”,所以,那段传闻应该发生在建安十年(205年)。再从“时适有人以髦牛尾与备者,备因手自结之”可看出,当时应该是初冬,因为以髦牛尾编帽是寒冬时的用具,其他季节都不太合理。同时送髦牛尾如果在寒冬时节未免也晚了些,当然该是在天气刚变寒的初冬最合逻辑,所以“传闻”的发生时间应该是在205年初冬。时间大致确定后,我们忽然就可发现,这“传闻”和诸葛亮的自叙并无任何矛盾,“三顾草庐”无论发生在206年还是207年,都和205年初冬发生的“传闻”并不抵触。诸葛亮简略的自叙中,只说了有“三顾草庐”的史实,并未排除“三顾草庐”前他曾去见过刘备的可能。
    其次我们不妨推导一下这“传闻”的来历,它当然并不来自两个当事人刘备和诸葛亮,否则陈寿不可能不知道。那么除了两个当事人,还有谁会知道得那么详细呢?“坐集既毕,众宾皆去,而亮独留”,分明只有诸葛亮留下来了,还有谁会对这事如此了解呢?一个比较合理的推断,那就是“坐集既毕”之后进来收拾“会场”的樊城当地的衙役,这衙役可能是一人也可能是多人,我们不妨简化为一人。该衙役在收拾“会场”的过程中,恰好就耳闻目睹了诸葛亮和刘备的第一次见面,当然会知之甚详,而后来魏人鱼豢编写《魏略》收集史料时,该衙役的叙述就成了“传闻”的来历。请注意,鱼豢编写《魏略》时樊城在曹魏手中,所以该“传闻”只记载于魏国的史料而在蜀国的史料中找不到。因为该衙役在当年的特殊身份,的确能够近距离接触刘备和诸葛亮,所以鱼豢和司马彪才会认为该“传闻”比较可靠,即便有诸葛亮自叙的“三顾草庐”,《魏略》和《九州春秋》仍要把这“传闻”记上。
    必须说明的是,该衙役叙述的史料大体史实是可信的,但他也加入了一些自己错误的判断,例如说刘备是因为诸葛亮“年少”而又“非旧”才不答理他的,这明显只是旁人的揣度,并不可靠;再例如“备由此知亮有英略,乃以上客礼之”,樊城的衙役只知道“樊城初会”事件,并不了解后来发生在南阳卧龙岗的“三顾草庐”,他想当然地认为是“樊城初会”造就了君臣遇合,并因此影响了鱼豢和司马彪的记载,所以才使得史书中的“樊城初会”看起来竟然和当事人诸葛亮的自叙相“对立”。其实“樊城初会”只是“三顾草庐”的序幕而已,它们不但毫不对立,而且紧密相连,没有“樊城初会”,就绝不会有接着发生的“三顾草庐”!
    四、诸葛亮为何“北行见备”?
    在《名高天下,自当辨襄阳南阳》一文中,我已推导出205年时诸葛亮是刘表南阳屯田的“田官”,刘备驻扎在新野对屯民提供军事保护,为何205年“樊城初会”时刘备驻扎在樊城?为何诸葛亮去见刘备是“北行”而不是“南行”(南阳在樊城北,而隆中和襄阳均在樊城南)?205年秋冬之际发生了什么特殊事件吗?仔细研究和梳理各类史料,我忽然发现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史实:
    “建安十年,璋闻曹公将征荆州,遣中郎將河內陰溥致敬,公表加璋振威將軍,兄瑁平寇将军”(东晋常璩《华阳国志-刘璋传》)
    “故安赵犊、霍奴等杀幽州刺史、涿郡太守,三郡乌丸攻鲜于辅于獷平。(建安十年)秋八月,公征之,斩犊等,乃渡潞河救獷平,乌丸奔走出塞”(《三国志-曹操传》)
    按《华阳国志》的记载,建安十年(205年)曹操要攻打荆州,但《三国志-曹操传》以及曹操的将军谋士的传记中并无任何此类记载,205年初曹操平定河北后,在“秋八月”是攻打赵犊和三郡乌丸,和荆州并不相干。但联系一下205年初冬“樊城初见”时刘备从新野移屯到了樊城,诸葛亮则从南阳转移到了隆中或襄阳(如此才符合“北行”),就会发现《华阳国志》的记载并非空穴来风,而是事出有因。“兵不厌诈”是曹操的拿手好戏,“秋八月”整军出征前故意放出风声说这次是去攻打荆州,造成荆州人的慌乱,给刘表和刘备制造麻烦。而远在益州的刘璋都听到了这个传闻并赶忙派人向曹操“致敬”(由此也可见这个传闻是“官方发布”而非“小道消息”),荆州人没听到这个传闻是不可能的。正因为此,所以205年秋冬之际在荆州的南阳应该发生了一次未被史书记载的“屯民逃散”事件。很简单的逻辑,曹操攻打荆州,南阳首当其冲,南阳屯民不愿当“炮灰”,为保命,逃到襄阳附近或其他地区更安全,身为“田官”的诸葛亮无法阻止屯民大规模的逃散,也只得回到了隆中故居躲避或是回到了襄阳向刘表汇报。而当曹操“秋八月”出征的目标明确后,驻防新野的刘备南下到樊城,召集屯民重返南阳,因为秋收需要大量人手。同时也召集一些相关人士研究“屯民逃散”事件的善后办法和预防措施,“田官”诸葛亮当然也在被召集之列,这应该就是“亮乃北行见备”的基本原因。
    五、并不和谐的“樊城初会”
    明白了诸葛亮“北行见备”的基本原因,也就明白了“樊城初会”时为何刘备会对诸葛亮爱理不理,因为诸葛亮是“田官”,对“屯民逃散”事件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又因为诸葛亮和刘表有世交加亲戚的特殊关系,刘备也不便过于责难,所以自顾自编髦牛尾帽子对单独留下来的诸葛亮干脆装没看见。但当诸葛亮出言调侃时(“但结毦而已邪?”),刘备终于压不住火,把帽子往地上一扔,骂到:“你说的这是什么话”!(“投毦而答曰:‘是何言与’”!)刘备当时正求贤若渴,而且性格也是“善下人,喜怒不形于色”(《三国志-刘备传》),如果只是因为诸葛亮“年少”且“非旧”的原因就对诸葛亮爱理不理,这不符合他一向“善下人”的性格;如果不是因为对“田官”诸葛亮有怨气,也不会仅为了诸葛亮一句玩笑话就摔帽子发脾气,这不符合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性格。
    但接下来诸葛亮的分析却让刘备受益匪浅,诸葛亮指出,“屯民”都是些“上了荆州户口”的老实人,但在荆州境内还有大量没“上荆州户口”的“游户”,当荆州有难时,只让老实人在前面顶着,当然会引起“屯民”不满(“平居发调,则人心不悦”),这才是发生“屯民逃散”的最根本原因。然后诸葛亮又提出了让“游户自实”的具体措施,面对正发脾气的刘备,诸葛亮气定神闲,侃侃而谈,当然会让刘备刮目相看。而且按诸葛亮的措施实施后,效果明显(“备从其计,故众遂强”),这就使得刘备对二十余岁的诸葛亮青眼相加,必欲得之了。为何“樊城初会”并不是君臣遇合之时呢,其一当时诸葛亮是刘表的人,刘备当然要和刘表商量后才好去请;其二刘备也要看看诸葛亮的措施是否有实际效果,只会纸上谈兵的书生他可不想要;其三诸葛亮是“不求闻达于诸侯”之人,他向刘备献计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将功折罪”(“屯民逃散”他当然有管理不善之责),而刘备摔帽子发脾气当然会让诸葛亮不满,他不太可能在当时就轻易投靠刘备。
    六、顺理成章的“三顾草庐”
    当205年底刘备按诸葛亮的措施让大多数“游户”都“自实”并为自己效力之后,他便打定主意一定要把诸葛亮这样的奇才收归己用,在向刘表通报并得到同意之后(刘表当然认识不到诸葛亮是奇才),对诸葛亮的一顾二顾乃至三顾就顺理成章地发生了。而诸葛亮因为对刘备心存芥蒂,互相还不充分了解,所以前两次都找借口婉言谢绝了。前两次顾草庐的具体时间难以确定,但第三次的时间却有迹可寻。
    “仆躬耕南阳之亩,遂蒙刘氏顾草庐,势不可却,计事善之,于是情好日密,相拉总师”(《诸葛亮文集-黄陵庙记》)
    请注意“情好日密”这句话,它前面有“势不可却”,这表明了“情好日密”是指第三次顾草庐,同时又表明这次是一次有较长时间跨度的事件,而不是一次单日事件,否则诸葛亮何来“日密”之说?但刘备在南阳要管理的事情很多,有啥合理的理由让他多日和“田官”诸葛亮共处呢?我认为最合理的解释就是--“防秋”!即在206年秋收时节,刘备带着他的军队来到南阳“屯民”中间,帮“屯民”们收割,并直接提供军事保护,免得上一年发生的“屯民逃散”事件重演。“防秋”正是一次有较长时间跨度的事件,这也给刘备和诸葛亮互相加深了解“情好日密”提供了必要条件,也只有当秋收后“屯民”们都闲下来时,“情好日密”后面的“相拉总师”才好成立(总不能在秋收前或秋收时把“屯民”拉来当兵吧)。所以,第三次顾草庐君臣遇合的时间应该是在206年秋,这也和前文按《出师表》中的“尔来二十有一年”粗略推导出来的答案相吻合。
    七、更接近史实的真相
    203年左右,刘表重新控制了南阳郡后,组织了大量流民来到地广人稀的南阳郡屯田,诸葛亮和弟弟诸葛均也在其列,当时23岁左右的诸葛亮还被刘表任命为南阳(宛)附近的“田官”,负责管理流民并收粮收税。205年初,曹操平定了河北,荆州人尤其是南阳人都很害怕,因为曹操的下一个目标很可能就是荆州,而南阳首当其冲。205年秋曹操整军出征前,故意散布假消息说是要攻打南阳,结果造成了南阳屯民的大量逃散,诸葛亮也逃回襄阳向刘表汇报。逃散事件的发生让“南阳军区司令员”刘备非常恼火,心想我堂堂刘左将军坐镇新野,曹操寸兵未至而屯民土崩瓦解,太不给我刘备面子了吧!八、九月间,前方敌情已明,曹操是北上攻打赵犊和三郡乌丸,和荆州不相干,于是刘备南下樊城召集逃散的流民回南阳秋收,同时也召集相关人员开会商讨时事,田官诸葛亮也在被召集之列。
    会议开得并不理想,与会人士提出的诸如改善屯民待遇减少屯民赋税等措施让刘备听得很不舒服,心想这是乱世少来这些书生之见,但表面上不便发作,敷衍而已。会开完了,大家都走了,满肚子不痛快的刘备拿起别人送给他的髦牛尾编帽子解闷。这时他忽然发现有一个年轻的田官还没走,刘备虽然不是很熟悉,但也知道叫诸葛亮,是刘表的世交兼亲戚。刘备本来就对诸葛亮未能管理好屯民很不满,碍于刘表的面子不便发作,仍然低头编帽子,对诸葛亮爱理不理。但诸葛亮却走过来施礼并调侃说:“刘将军应该有更远大的志向吧,难道您准备编帽退曹”?这可把刘备惹火了,把帽子往地上一摔,骂到:“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不过编帽子解闷而已”。面对正发脾气的刘备,诸葛亮不为所动,气定神闲:“将军一定是为了屯民逃散的事烦闷吧,其实这也怨不得屯民。去南阳屯田的屯民都是按户籍调拨的,而上了户籍的屯民都是些老实人,荆州还有大量未上户籍的游户,受着荆州的庇护耕着荆州的田地,却不交粮不上税不服兵役劳役,当荆州有难时却都是老实人在前面顶着,如此不合理,哪能怪屯民们逃散呢”。刘备一听很有道理,连忙改容请教:“先生有什么好办法吗”?诸葛亮答到:“将军可以和刘镇南商量一个期限,在此期限前自实的游户给予一定奖励,超过期限仍不自实的给予一定处罚,举报者录功,包庇者治罪,另外早就上了户籍的老实人也要给予减免一定税赋的奖励。照这措施认真施行,游户问题应该会得到解决,流民们也一定会真心为荆州出力”。刘备听完频频点头,并还想向诸葛亮请教其他问题,但诸葛亮因为对刘备的失礼心怀不满,借口秋收事繁,要马上回南阳,施礼告辞了。
    按照诸葛亮的措施认真施行后,效果非常理想,游户问题基本得到解决,刘表和刘备的实力都得到了相当的强化,刘备因此知道诸葛亮是不同于一般书生的奇才,特意恳求刘表让诸葛亮到自己手下来帮忙,刘表也答应了。但去南阳请诸葛亮入伙的过程并不顺利,看起来因为“樊城初会”的一些不愉快,再加上互相还不够了解,诸葛亮前两次都婉言谢绝了。但刘备很看重诸葛亮的气度和才能,再加上还有徐庶等人的大力推荐,206年秋收时,刘备带着部分军队到宛城附近“防秋”,并替屯民们收割庄稼,乘机接近诸葛亮,经常恭恭敬敬地去“草庐”拜访,开诚布公,倾心交谈,对诸葛亮提出的一些工作措施总是大加赞赏,照单全收,终于得到了诸葛亮的信任和感激。再加上曹操本就是他们共同的敌人,诸葛亮姐弟颠沛流离的逃难生活就是拜曹操所赐,乡亲们被曹军杀得尸横遍野的情景诸葛亮没齿难忘,匡扶汉室也是当时大多数读书人的正统思想。所以,秋收后,当刘备第三次诚恳邀请时,诸葛亮终于同意入伙,并为刘备规划了远大的战略构思--“草庐对”。
    以上,就是我眼中的更接近史实的“三顾草庐”。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迎菱

Rank: 1
组别 百姓
级别 在野武将
功绩 0
帖子 26
精华 0 点
现金 760 通宝
编号 54524
注册 2005-12-3


发表于 2006-3-14 22:42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厉害厉害. 佩服哦, 但觉得也有可能是诸葛亮毛遂自荐. 嘻嘻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歌痕

Rank: 3Rank: 3Rank: 3
组别 校尉
级别 在野武将
好贴 2
功绩 10
帖子 19
精华 0 点
现金 7269 通宝
编号 17762
注册 2004-9-16


发表于 2006-3-23 10:52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没人探讨探讨吗?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林家业

Rank: 4
组别 士兵
级别 护军
功绩 5
帖子 492
精华 0 点
现金 6552 通宝
编号 38286
注册 2005-5-4


发表于 2006-3-23 12:15 资料 主页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所谓的躬耕,等于人才浪费计划。就如现在北大或清华精英分子去耕田,实际就是博宣传。

当时诸葛亮那么年轻,自己去找老板。实际就是自降自价。就如庞统一样,不是鲁肃和诸葛亮出口相助只不过是一个县令而已。所以等老板亲自找自己是非常重要的,那么如何要老板亲自出马呢?那么应该想想办法,如何营销自己将自己的名气增大。最后徐庶变成诸葛亮一条最好的桥梁,介绍诸葛亮给刘备。在之前徐庶同诸葛亮亦是一群热爱国家大事的年轻人,毕竟年轻人当中诸葛亮可以说是最出众的,但是最后走去耕田太过让人失望。当徐庶找到刘备后,不禁地想起这个落泊的知己。(刘备当时早已听过卧龙)专程推荐给刘备。从此诸葛亮一跃龙门,升价十倍。

当然诸葛亮是物超所值。

但是对比许靖这个有名而无实,刘备明知言过其实亦重用。可见营销自己是多么重要。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dabloone

Rank: 1
组别 百姓
级别 在野武将
功绩 0
帖子 27
精华 0 点
现金 111 通宝
编号 51800
注册 2005-10-25


发表于 2006-3-23 20:27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以猪哥的才能大概还在隆中的时候就已经计划好了他未来的路,水镜和徐庶的先后推荐只是事先两快被猪哥投出来的石头吧了.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hadeswwy
(月晓)

白衣伯爵
谏议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护军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北将军
好贴 1
功绩 573
帖子 2603
精华 2 点
现金 5433 通宝
编号 57601
注册 2006-1-16
来自 天府异地
家族 轩辕学院


或许诸葛亮当时并不是这样想的。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燕京晓林

兰祺侯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南将军
好贴 8
功绩 375
帖子 2878
精华 13 点
现金 35068 通宝
编号 38
注册 2003-8-20


发表于 2006-3-24 17:19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楼主好长的文章,大作呀,先佩服一个!
下面要探讨几点不同意见。
1、南阳郡的归属问题,不大赞同兄的观点。我认为当时南阳郡基本是曹刘双方各占一半,但是宛城应在曹操手中。
——“(197年)二年春正月,公到宛。张绣降,既而悔之,复反。公与战,军败,为流矢所中,长子昂、弟子安民遇害。公乃引兵还舞阴,绣将骑来钞,公击破之。绣奔穰,与刘表合。公之自舞阴还也,南阳、章陵诸县复叛为绣,公遣曹洪击之,不利,还屯叶,数为绣、表所侵。冬十一月,公自南征,至宛。表将邓济据湖阳,攻拔之,生擒济,湖阳降。攻舞阴,下之”(《三国志-曹操传》)
——“(198年)三年春正月,公还许,初置军师祭酒。三月,公围张绣於穰。夏五月,刘表遣兵救绣,以绝军后”(《三国志-曹操传》)

从这里可以看出:曹军197年正月到宛,张绣投降,因此宛被曹军占领。此后虽然张绣叛变但是再被曹军击败后,没有逃回宛,而是直奔了宛西南的穰,可见,此时宛依然入于曹军手中。此后,曹军南征到达宛,但是在宛没有发生任何作战,而是依托宛攻克了附近的湖阳、舞阴,其中湖阳在宛东南。
到了198年,曹军再次南下,直接就围攻张绣于穰。如果宛不在曹军控制下,怎么能越过宛去攻打穰?

—— “建安六年,刘表攻西鄂,西鄂长杜子绪帅县男女婴城而守,时南阳功曹柏孝长亦在城中”(《三国志-杜袭传》注引《九州春秋》)
有一点可以确定,曹军由于主要威胁在北方,因此此阶段南方的兵力很少。但是由于宛是一个很坚固的城市,刘表军也不会轻易去攻打,因为短时间内是不可能打下的。故此,刘表军万余人会绕过宛攻打附近比较薄弱的曹军城市,比如西鄂,竟然只有50人防守!另外,南阳功曹在这里,证明曹操此时有南阳郡设置。

作为南阳郡最大最重要的城市——宛,曹操多次率军来到,而没有发生作战,只能证明宛在曹军控制下。因此,当时南阳的格局大体应是:宛以北,基本是曹军控制区,而新野以南则是刘表地盘。

——秋七月,公南征刘表。八月,表卒,其子琮代,屯襄阳,刘备屯樊。九月,公到新野,琮遂降(武帝纪)。由此可知:刘琮投降是曹军到达新野附近的事,那么如果此前宛在刘表军控制下,必然有事情发生,不是投降就是作战,但是曹操大军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就越过宛来到新野,可见宛必然本就属于曹军控制。

总之,宛当时依然在曹军控制下,诸葛亮做为刘表好友的家属,是不可能隐居此处的。而且,宛到新野之间,是曹刘两军拉锯战的战场,即不适合隐居,也不适合屯田。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歌痕

Rank: 3Rank: 3Rank: 3
组别 校尉
级别 在野武将
好贴 2
功绩 10
帖子 19
精华 0 点
现金 7269 通宝
编号 17762
注册 2004-9-16


发表于 2006-3-24 22:4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建安七年(202年)刘表使刘备北侵至叶(河南叶县)”(《三国志-李典传》),并在建安八年初(203年),“拒夏侯惇、于禁等於博望。久之,先主设伏兵,一旦自烧屯伪遁,惇等追之,为伏兵所破”(《三国志-刘备传》)。
………………………………………………………………………………………………
“燕京晓林”先生,您也说了,宛是 “南阳郡最大最重要的城市”,如果刘备当时连宛都没收复,何来闲暇“北侵至叶”?和夏侯惇、于禁战于博望之时,为何丝毫不见在宛的曹军有何动作?刘备博望破曹后,居然还会让宛处于自己腹心之地而不攻?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燕京晓林

兰祺侯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南将军
好贴 8
功绩 375
帖子 2878
精华 13 点
现金 35068 通宝
编号 38
注册 2003-8-20


发表于 2006-3-25 00:45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当时,敌对双方是经常相互侵入对方地区的,比如官渡战役前,曹军臧霸部就曾经打入袁绍的青州,但是我们并不认为青州就在曹军控制下。
同样道理,由于此时曹军在黎阳正与袁军激战,因此刘备趁机北上骚扰一番,骚扰的最远位置是叶。不过当曹军夏侯等来反击时,刘备就已经不在叶,而后退到博望。如果刘备控制区北到叶,其为何要在叶以南很远的博望阻击敌人?
由刘琮派使者到新野投降,也可以看出:新野才是刘表北部的边境重镇。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死间无名

Rank: 2Rank: 2
组别 百姓
级别 破贼校尉
功绩 1
帖子 97
精华 0 点
现金 456 通宝
编号 63064
注册 2006-3-18


发表于 2006-3-25 10:49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因为迷信史学权威裴松之的轻易论断,所以我们也人云亦云地认为诸葛亮投靠刘备的时间是207年。但我们不妨掰着指头仔细算算,从建安十三年(208年)到建兴五年(227年),按“年头”算的确“整二十年”,但按“时间跨度”算只有十九年!就象从2005年到2006年,我们可以说有“两个年头”了,但按“时间跨度”我们只能说才一年。诸葛亮在《出师表》中追忆往事,按正常的逻辑,“二十有一年”当然应该是指“时间跨度”,因为他在回忆“遂许先帝以驱驰”有多长时间了。“时间跨度”是准确的“实指”,而“年头”则是概括的“虚指”,诸葛亮既然已精确到“二十有一年”,当然用的该是“实指”而非“虚指”。所以,“遂许先帝以驱驰”的确切时间,应该是在206年而非207年。
————————
二十有一年的确就是指二十一年,该行文实际上与我们计算诸葛亮年纪的方法是一样的,181年出生、234年病故,明明是53年却非说是54岁。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死间无名

Rank: 2Rank: 2
组别 百姓
级别 破贼校尉
功绩 1
帖子 97
精华 0 点
现金 456 通宝
编号 63064
注册 2006-3-18


发表于 2006-3-25 10:58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时间大致确定后,我们忽然就可发现,这“传闻”和诸葛亮的自叙并无任何矛盾,“三顾草庐”无论发生在206年还是207年,都和205年初冬发生的“传闻”并不抵触。诸葛亮简略的自叙中,只说了有“三顾草庐”的史实,并未排除“三顾草庐”前他曾去见过刘备的可能。
   

————楼主说了这么多似乎忘记解释一个记载:时先主屯新野。徐庶见先主,先主器之,谓先主曰:“诸葛孔明者,卧龙也,将军岂原见之乎?”先主曰:“君与俱来。”庶曰:“此人可就见,不可屈致也。将军宜枉驾顾之。”由是先主遂诣亮,凡三往,乃见。

这段记载被广泛引用,不但诸葛亮本传里有,而且《后汉纪》《华阳国志》等都采信了这个说法,而鱼豢《魏略》和司马彪《九州春秋》却连个影子都没有,似乎这点解释不过去吧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攻强守弱

Rank: 3Rank: 3Rank: 3
组别 士兵
级别 仁勇校尉
功绩 2
帖子 167
精华 0 点
现金 7935 通宝
编号 36378
注册 2005-4-9


发表于 2006-3-28 22:44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还真有耐心阿!打了这么长的一篇文章,看看再说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燕京晓林

兰祺侯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南将军
好贴 8
功绩 375
帖子 2878
精华 13 点
现金 35068 通宝
编号 38
注册 2003-8-20


发表于 2006-4-2 10:5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关于“草庐”--“襄阳说”无法跨越的梦魇。
我以为也难以成立。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三国志-诸葛亮传》)
—— “仆躬耕南阳之亩,遂蒙刘氏顾草庐,势不可却,计事善之,于是情好日密,相拉总师”(《诸葛亮文集-黄陵庙记》)
我们发现,这两个称草庐的记载,都是诸葛亮的自述形式,而没有任何历史记载称隆中为草庐。因此,这个所谓草庐,实际上不过是诸葛亮的自谦之词,而并非真的诸葛亮居住的就是草棚子。
就如同大家常自谦说:欢迎光临寒舍。即使你住的是高级公寓,大概也会这样说吧?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燕京晓林

兰祺侯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南将军
好贴 8
功绩 375
帖子 2878
精华 13 点
现金 35068 通宝
编号 38
注册 2003-8-20


发表于 2006-4-2 11:26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解开千年悬疑的“钥匙”--“田官说”
我以为也难以成立。
1、南阳一直就战乱不断,双方来回拉锯,因此,这里即不安定,怎么可能搞屯田?
2、我在前面介绍(证明)过,宛一直在魏军手中,因此诸葛亮绝不可能跑到敌人眼皮底下搞屯田;
3、所谓隐居,自然要选择远离交通干线,比较安全、隐蔽、人烟稀少之地,可是南阳的隆中,正位于宛到新野的交通大道的边上,每次大军过境作战,都要经过,怎么隐居,怎么屯田?
4、臣本布衣,自然是没有官职,而屯田官好歹也是正式的官员呀。这也不能自圆其说。
5、黄权是否在宛修建诸葛庵有待确定。但是这也不能确认诸葛亮躬耕地在宛。其一,黄权乃降将,如果他的办公地点在宛,总不能在老远跑到襄阳去修建诸葛庵纪念吧?其二,当时襄阳乃魏吴作战前线,也不适合修建这类纪念庵。
6、诸葛亮是作过督零陵、桂阳、长沙三郡,调其赋税,但是这里面的原由,兄大概并不清楚。此时,这三郡实际上还不属于刘备所有,直到后来借到荆州后才实际管辖。但是刘备上万人马也要吃喝,因此孙权答应临时把这三郡的赋税调给刘备,为何派诸葛亮负责,因诸葛亮本身是文职,细心负责,自然有这个能力,而且由于诸葛亮去东吴联系过,比较熟悉,在人家地盘上调赋税需要协调关系的;再有,诸葛亮有兄弟在东吴,关系上也有照应。但是这可不是诸葛亮以前干过屯田官的理由。
7、刘表是否屯田?没有任何记载。屯田多数是在有大批荒田无人耕种的情况下,组织流民进行,而荆州战乱不多,百姓基本上都在耕种自己的田地,并没有什么荒田可一进行屯田的。
总之,说诸葛亮干过刘表的屯田官,理由过于勉强。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天下第一水货
(水货检修工)

Rank: 8Rank: 8
组别 校尉
级别 平南将军
功绩 21
帖子 2071
精华 0 点
现金 1130 通宝
编号 97378
注册 2006-12-28
来自 检修
家族 轩辕丐帮


发表于 2007-6-16 10:11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所谓的躬耕,等于人才浪费计划。就如现在北大或清华精英分子去耕田,实际就是博宣传。"
       袁隆平貌似是靠种田取得成就的 ,不知道现在的“北大或清华精英分子”有几个人能取得他那样的成就?
    听说在美国,如果没有在大学进修过,还是很难做一个合格的农民的,不过俺没有到过美国,不敢肯定这话是否有道理。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Yotsuya

Rank: 2Rank: 2
组别 百姓
级别 破贼校尉
功绩 1
帖子 71
精华 0 点
现金 319 通宝
编号 90713
注册 2006-11-9


发表于 2007-6-30 09:32 资料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lz的文章写的实在好
不过有一点确实不赞同
-所谓的躬耕,等于人才浪费计划。就如现在北大或清华精英分子去耕田,实际就是博宣传-
诸葛亮此等大贤人在屯田并不是刘表有意浪费人才.是刘表压根儿没有想过重用人才的意思.刘表统治时期,有多少名人都在荆州,如果能确实利用好他们的才干,和曹操一拼还真不知道是赢还是输.
-袁绍、刘表,咸有威容、器观,知名当世。表跨蹈汉南,绍鹰扬河朔,然皆外宽内忌,好谋无决,有才而不能用,闻善而不能纳,废嫡立庶,舍礼崇爱,至于后嗣颠蹙,社稷倾覆,非不幸也。-所以说,刘表眼里根本没有什么人才不人才的,只有他喜爱的,听命于他的,他不喜欢的,和理都不去理会的人.这些都被委派屯田的人才,在他眼里根本是可以去干活的人而已
推荐贴
顶部
性别:男-离线 乌鹊南飞3

中大夫

Rank: 12Rank: 12Rank: 12
组别 羽林都尉
级别 征东将军
好贴 4
功绩 97
帖子 5912
精华 1 点
现金 15690 通宝
编号 60211
注册 2006-2-17
来自 四川


发表于 2021-2-28 21:07 资料 个人空间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哪有那么复杂,诸葛亮家是大地主,田地跨两郡,搞定。
推荐贴
顶部
性别:未知-离线 燕京晓林

兰祺侯光禄大夫

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组别 翰林学士
级别 安南将军
好贴 8
功绩 375
帖子 2878
精华 13 点
现金 35068 通宝
编号 38
注册 2003-8-20


发表于 2021-3-13 15:57 资料 文集 短消息 只看该作者
回复 #18 乌鹊南飞3 的帖子

还真是差不多就是这种情况。当时南阳郡和南郡就是以汉水为界的,隆中其实在汉水北岸,但是紧挨着汉水南岸的襄阳城。
所以,隆中从行政区划上确实属于南阳郡邓县(因为在汉水北岸),但是距离南郡最北边的襄阳只有一河之隔,而距离南阳郡的郡治宛县就很远了。
推荐贴
顶部

正在浏览此帖的会员 - 共 1 人在线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21-4-12 14:40
苏ICP备18008093号-8 轩辕春秋 2003-2015 www.xycq.net

Powered by Discuz! 5.0.0 2001-2006 Comsenz Inc.
Processed in 1.107602 second(s), 9 queries , Gzip enabled

清除 Cookies - 联系我们 - 轩辕春秋 - Archiver - WAP